兴城风云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兴城风云
2015-04-14 11:04:52 作者:山左王氏 】 浏览:10723次 评论:0
编者按:小说时间跨度长,内容丰富而详实,读来饶有趣味。如果在细节方面更进一步展叙,技巧方面再上一个台阶的话,则小说的可读性会更强,个见。问好作者,创作辛苦!

                                          第一章  水管工

                                             

                                               一

    五月的夕阳大方地播洒余辉,天地间红艳艳的一片,预示着吴继元家今天有好事。

    22岁的吴继元骑着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春节后,他姐夫托人将他安排进了市自来水厂,姐姐费了大劲搞到一张购车劵,给他置办了坐骑。吴继元没有自行车不行:他的工作是维修水管,必须一天到晚走东奔西。自行车的后座左边是一个大帆布包,右边是一个钢筋焊的四角方方的小笼子。帆布包里装着老虎钳、扳手之类的东西,钢筋笼子里是切割机和大大小小的接头、短管等工具、材料。自打这套装备武装了他的自行车以后,再也没有被取下来过。

    吴继元沿着两太官河河沿的公路骑行,公路两边是高大茂密的银杏树,远远近近是一望无际的平展展的油菜地。油菜花盛开着,香气袭人,吴继元置身于艳黄色的海洋。海洋中散布着一个个绿色的岛屿,那是村庄。

    自来水厂位于兴州市北郊,离吴继元家不远。不一会,过了一座桥,又沿着一条人工开挖的排灌中沟骑行,没有多久,吴继元就到了家。

    老远闻到一股诱人的荤菜的香,吴继元心中很惬意:今天老婆过生日,老婆在忙着烧好吃的菜哩!老婆荷芳舍不得花钱请客,两个人商议,自家买点菜烧烧,改善一下伙食就算了。昨天,老婆荷芳又想了个主意,对吴继元说:“你进了江主任的水厂还没有表示过,明天咱家买了鱼呀肉的,就请江主任来吃一顿吧,活络一下感情,这称肉买魚的钱也算没白花。”吴继元今天起了个大早,进城买了鱼呀肉的送回来,返身又往江泽宏家赶。

    江泽宏家住在老护城河河沿,挺幽雅的,只是房子不太宽畅。江泽宏的老婆在兴州市海林区13税务所上班,每天都要早早的起来,洗衣丶扫地,出去买了豆浆油条回来,再叫儿子起床,伺侯儿子穿衣吃早餐,然后骑自行车送儿子上学,她随即去上班。她们家不开中饭,儿子在学校寄食,到了晚上才烧一顿饭是饭菜是菜的正餐。可惜江泽宏常有三朋四友邀约,弄点小酒小菜折腾,职工家里有事时常常顺便请他,所以家里的晚餐江泽宏常常缺席。

    江泽宏还没有起床。他的老婆正在伺候儿子吃早饭。吴继元叫了一声大嫂子,吱吱唔唔地向主任的老婆说明来意。江泽宏的老婆穿着整洁丶朴素,说话很和气,吴继元对她有一种亲切感,好像她是自己的姐姐或小姨。

    “大嫂子”先吆喝小儿子搬了一张方櫈让吴继元坐,吴继元坐下来以后,她就热情地查问了吴继元的父母,吴继元说到爷爷丶爸爸先后病死,她就睁大眼睛丶张开嘴巴,惊讶而同情地叹息:“……啊?”吴继元说到妈妈得了青紫症,她就苦皱着脸,用手揉眼睛。吴继元说到他娶了荷芳,成了家,她才稍有欢颜,再三叮嘱吴继元下次带着荷芳到她家玩。

    与吴继元谈了一会儿,“大嫂子”走进了房间,一会儿出来对吴继元说:“小吴你进房间去吧,他醒了——我们不陪你了——你看,宝宝去上学,我去上班,呵,小吴记着带荷芳来玩啊……”

    江泽宏已经边披衣服边往外走,不待吴继元开口,这位江主任主动对吴继元说:“小吴呀,你还这么客气,好!别人家请,我不一定去,小吴请我一定去!你老婆过生日啊,你丈人、丈母娘来了没有啊?没有来?那我去恭喜,要好好的弄一份贺礼哦……”吴继元当了真,说了千个万个不要,并解释说,荷芳这个小生日,亲友都没有请,丈人丈母娘那边也没有通知,主要是想让姐夫与江主任两个老同学聚一聚,热闹热闹,礼是不会收的。江泽宏才说:“也好,那就客随主便,我两个肩膀扛张嘴去啦,行,你下午早点回去,我一下班就来。”

    吴继元的工作又脏又累,找到了坏管的位置,先用电动切割机切水泥地,切开了水泥再挖泥,挖开了管线,换好接头、换去坏管才完事。厂里的同亊开玩笑,说他们维保组的人是“挖地道” 的。吴继元毎次下班回家都是灰头土脸,必须赶紧去洗,去换衣服,否则,荷芳都不让他坐櫈子,不让他摸东西。

    吴继元脱得只剩一条三角裤,拎了一塑料桶热水,在门外的银杏树下用毛巾捞水没头没脑地乱抹,最后搬起塑料桶,将剩水劈头盖脸冲下去,就算洗好了。澡一洗,衣服一换,显得精神了一些,大而无光的眼睛似乎明亮了许多,肉头厚厚的脸庞也似乎显出了几分清俊。不一会,姐姐丶姐夫来了,三个人一起将八仙桌搬到堂屋中央。刚刚布好杯盘碗筷,外面自行车铃响,江主任来了。

    “我江泽宏与你王玉成是好同学,你既然开了口,我怎么好还价?1974年的用工指标只下了一个,我谁都没给,就给了吴继元。” 酒过三巡,江泽宏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一面挟菜,一面对着吴继元的姐夫说话。江泽宏是个黑皮,他的白眼球很白,黒眼珠很黑,而且黑眼珠略小一点,这双眼晴一转就暴露了内心的精明。现在这双滳溜溜的眼睛一会儿瞄着菜盘,一会儿在吴继元和王玉成脸上打转。

    “江兄的为人,谁人不知?” 王玉成不淡不咸地应付了一句,马上转变了话题:“近来厂里有什么发展计划?” 

    “计划有什么用?没有管子发展个啥呀?现在市革会工交财贸系统不少老的靠边站了,新上来的人,开会喊口号有本事,搞市政建设、搞工业丶交通方面没有经验,怎么行啊?你王玉成跑香海透熟的,而且有过显著成绩,市革委会1971年调整工交财贸班子时怎么没有把你结合进去?”

    “我姐夫是个人才!兴州的庙太小了,当干部,别说不让他当,让他当他也不当……”吴继元冒冒失失地插话。话没说完,脚面己被姐姐银芳悄悄地踩了一下,于是,他赶紧咽了一下口水,将他己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上菜——”荷芳甜丝丝地一声娇唤,闪身在江泽宏的身边,将一大汤盆红汪汪黄亮亮的芋头烧肉放到桌子中间。荷芳穿的粉色纱裙,粉色无袖衫,她又没有戴胸罩,身子往前一探,腋下和胸前的白灼灼的肉全部暴露在江泽宏面前,离江泽宏火辣辣的眼睛不到一寸距离。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她的一双白腿也往前挪了挪,有意无意地在江泽宏的大腿外侧磨蹭。

    红烧肉上了桌,荷芳没有急着走,她毫无忌惮地将桃花眼对着江泽宏闪动波光:“这个吴继元,一大早叫他去买前夹心肉,他却买来五花肉,舍不得请你吃还是怎么的?”吴继元着急:“一条街上就一口猪,能有多少前夹心肉?人家说,芋头烧肉用五花肉更好。”江泽宏笑了:“是的,五花肉好,肥瘦相搭,吃起来才带劲。”话音刚落,荷芳夺过江泽宏的筷子,夹了一块大肉往他嘴里塞:“你带劲地吃!”江泽宏吃得嘴角冒油,连赞了几声“香,香,带劲” ,然后招呼大家一起吃。

    酒足饭饱,趁着大家都有些倦意,江泽宏起身吿辞。大家也没有认真地留他喝茶,一起送至门外,一起看着他骑到了回城的林荫路上才转身回屋。


                                         二

    “你现在分在哪个片?”荷芳在收拾餐具,王玉成边喝茶边与吴继元聊。

    “调到了南郊区。”

    “为什么调你去?”

    “南郊区远,早出晚归,可以拿到下乡费。江厂长照顾我,所以调我去。”

    “哦……”王玉成若有所思。

    吴继元去厨房拿水瓶。吴银芳凑到王玉成耳边嘀咕:“什么照顾?我耳朵边‘嚓嚓’ 的了——老江这些天分在王家庄宣传党的十大精神,得空就来这银杏树下坐,现在又把继元调那么远,看这光景,早睌要勾搭上……”

    “你瞎说什么?”王玉成不耐烦地转过头来,不理吴银芳。

    “你也没有大用场!为了几个下乡费,天天跑那么远去窜魂,家里失了火你也不知道……”吴继元过来给王玉成续茶,吴银芳压低声音嗔他。

    “他除了修水管还会干什么?你真是不讲理!”王玉成火了,对着她嚷了一句。

    吴银芳一赌气起身出门,荷芳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起来,连忙追出门去。

    “继元,水厂属于工交财贸直管,亊业单位,算是铁饭碗,你在那里混,脑子要活络一点,要拎得清,我把你弄进水厂是好事,可不能变成坏事……要是不行,干脆到我那个厂里去吧。”

    吴继元一头雾水:“姐夫,我在水厂干得好好的,怎么是坏亊?”

    “既不是坏事,那就要干好,要争气,自己干得好,别人才不敢欺你。”

    “姐夫,我只是工作苦一些,厂里并没有哪个欺负我呀,我又不是小孩子,谁敢欺负我?”吴继元说。

王玉成转变了话题:“你知道香海市重工业局革委会的李主任吧?我和他是朋友,我在香海认识他的。就是他帮的忙,把我那个粮机厂与香海的阀门厂横向联合做阀门,新办的兴海阀门厂呀。李主任的老家是东乡黄桥的,他出生在香海,很想来黄桥看看呢!我听说他的铁杆造**战友是香海市革委会的常委,工交组的一把手,我想近几天去找一下李主任。”

    “你又去找人家干嘛?”

    “兴州市要改造全市自来水线路,已经列入了兴州市“抓革命促生产”三年规划了,你不知道吗?你在水厂工作没有听到这个消息?江泽宏也没有组织学习市革委会文件?”

    “每次学习都是叫人念报纸。”

    “哼!”王玉成一脸不屑:“他就这水平!”

    “继元,我听说市革委会那些人想尽了办法也弄不到管子计划,这个事如果李一民能帮上忙,你还用‘挖地道’ 吗?”

    “哦——”

    ……

    屋外大场上,荷芳追上了银芳。“姐,我正在洗碗,姐夫与你吵什么啦?”

    “哦,没什么。他喝了点酒,瞎掰,我不跟他啰嗦。”

    上弦月斜挂在正前方的天空,天刚蓝刚蓝,万里无云。月亮虽然只有弯刀那样大,却异乎寻常的亮。瓷白色的月光倾泻在千里沃野,地上升腾起淡淡的雾气,两个女人站在大银杏树旁,融入了外界的画图之中。

    大银杏树下躺着一个圆圆长长的石磙子,石磙子的真名叫碌碡,过去没有收割机械时,就用牛拉着碌碡碾麦。这个碌碡退休以后,发挥余力,躺在这里供人们坐着纳凉。

    荷芳和银芳在碌碡上坐了下来。

    “荷芳啊,你从贵州嫁过来两年多了,想家吗?”

    “贵州穷,都是山。这里好,鱼米之乡,又是城角落,生产队也没啥活儿,不苦。只是继元家里没个老人,我也就不能出去工作。”

    “是呀,继元是个苦

39
     
书签:兴城 风云 编辑:无语月色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4/14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迎亲 下一篇打赌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