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三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噩梦三
2014-09-25 10:15:14 作者:古月执忆 】 浏览:1409次 评论:0
编者按:高考试卷中的信访材为几十年前农村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期间,靠山屯五个生产队中一百二十三人被糊里糊涂地打成右派,被无辜地戴上了“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帽子,多年来他们不服,曾经去乡里、镇里、区里、市里,甚至省里、北京上访,上下有关部门互相推诿踢皮球,没有结果,其中大半受害者已经蒙冤死去。为讨说法,一名受害者的女儿梁幺妹宁愿牺牲自己的锦绣前途,也要为父辈乡亲们讨回公道。她大义凛然,无所畏惧,斗胆将这123名受害者名联名书写的这份上诉材料夹带于自己的高考试卷中,只为讨个说法。故事委婉凝练,令人震惊,令人扼腕叹息!在如此社会轰动效应之下,在法制国度中,不知那123名受害者的冤情能否得到平反昭雪,也不知这位烈性女子的命运能否有一个客观公正的结局,人们拭目以待!

   (四)


回到办公室,我的心情并没因办公室的舒适环境而轻松下来,考前觉得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觉得到了万无一失的考试铁律,在一封无端夹带在考试试卷中的信访材料前,变得那样的漏洞百出,不堪一击。原本自信满满的我,这时也懊恼万分。一年的努力,多少的辛苦,就这样因一封完全以教育界无关的信访材料,出现在高考的试卷中而泡汤。怎样面对上级,怎样把责任减少到最小的程度,怎样稳定本市教育系统的情绪,这都成了我当前必须马上面对和解决的大事,而且是重中之重的。这个暑期,看来就这样了,休假又变成了空想,出游也变成了纸上谈兵,难怪在我向老婆和女儿详说我今年的暑期安排时,女儿姗姗会露出讥诮的面容,老婆会轻描淡写不当一回事的说:“到时再说吧”。欠孩子和老婆的太多了,可遇到这样的事,我走得开么,我感到委屈,把气全出在这无端生事的考生身上。“撤销考试成绩”,我在心中恶恶地想,又觉得好像其中夹带着报复和泄愤的情绪,这不符合我一贯的工作作风。等着吧,还是等招生办拿出意见,等开党委会研究做出决定再说吧。这样想着我随手拿起丢在桌面上的信访材料漫不经心地翻起来。

两张信纸拓印的材料,看字迹好像是在考试前用拓蓝纸重新复写过的。内容并不多,重的是那一百二十三人的签名。说的是城市反右结束后农村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期间,靠山屯五个生产队中这一百二十三人被糊里糊涂地打成右派,又因为是农民,戴右派帽子有些不伦不类,所以改定为“反社会主义分子”,在村里接受管制改造。文化大革命结束,右派摘帽,地富反坏的名称也不用了,这一百二十三人也就又糊里糊涂地折掉了“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帽子。虽说在实际的生活和生产中,没人再把他们当另类看待,可他们还是想不通,二十多年的罪白受不说,还牵连了父母家人亲戚朋友。平反了,本来该是件高兴的事,可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上边没有一点说法,只说是文件规定的。他们不服,联名写了这份材料上诉,要求讨个说法。

我出生于解放初期,改革开放前所有的政治运动我都知道,也参加过不少。反右时我才七八岁,但我读书的学校中,今天这个老师被打成右派 ,明天那个主任是潜藏的反革命分子被挖了出来,这样的事我看到不少。我出生在城市,农村中是怎样开展政治运动,我并不知道,可运动中的扩大化,那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十一届六中全会公报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明确了的错误。面对这份可能真是冤情的材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按程序移交信访局,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但又牵连考生本人。那绢秀的字迹,那清瘦单薄,带着淡淡忧伤神情的面孔,总是在我面前晃动。违反考试纪律,是重大的错误,取消考试成绩已经是不可逆转的结果。可我有些不甘心,总想知道这明知是不可为而为之的后面的真实原因。十年寒窗的苦读我是深深体会过的,何况是农村环境中出来的尖子生?一个草率的决定,葬送的不单是一个孩子一生光明前程,还连着一个饱受委屈和苦难的家庭的今后。气消了,让我下这样的决定,我怎么也做不出来,我想搞清楚这孩子这样不顾一切的背后是些什么,于是打电话给招生办把这个考生的档案调了过来。

 

   (五)


靠山屯远离市里三十多公里,镇的行政编制,下辖五个乡,二十七个村民组,这考生的家就住在一个名叫簸箕寨的小村子里。既然下了决心要把这事件的始末搞清楚,我就说干就干。放下了手中其他的工作,给秘书交代了几句,就单独驱车前往簸箕寨,在路过靠山屯时,我顺便叫上了镇教育行政办公室的张股长。

簸箕寨还真有点远,从靠山屯出来,都已经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了,簸箕寨还不知道在哪儿。路况越来越差,路面也越来越窄,越来越陡,我不免有点着急起来。问了副驾驶座上的张股长好几次,他每次都笑笑说快了,可每次过了好久还是见不到簸箕寨的影子。我知道从他嘴里是再也问不出什么来的,也懒得再问了。懂了他的心思,知道他这是在买关子,是有意想让我好好体会一下下面的艰辛。张股长在副驾驶座上打瞌睡,我也懒得说话,汽车在沉闷中行驶,发动机的负荷越来越大,发着巨大的轰鸣牵引着汽车在满是砂砾的道路上艰难地前行,速度越来越慢,汽车也越来越颠簸。翻过一个丫口,汽车终于走上了下坡的路,速度快了起来,山风也迎面而来,原本已经快打瞌睡的我,一下清醒过来。再行驶了两公里左右,转了一个差不多是直角的大弯,一个寨子就迎面扑了过来。我轻踩着刹车惊奇地问张股长:“这是哪儿啊”,张股长仍旧是一张笑脸,不紧不慢地回答我说:“这就是你要来的簸箕寨”,啊,我一脚急刹,汽车拖着长长的轮印,终于在寨子的路口停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半山小寨与我想象中的寨子相差太大了,我不相信,可张股长是本地人,他的话不会有错。看多了城市近郊的乡村,那种平坦,那种山清水秀的乡村景色,成了我心中农村的固有模式,就是村后的远山,在我眼中,也都是那样的美好。可是现在,那些走近了的远山,那就在眼前的簸箕寨,与我心中的美好相距太远了,我惭愧地觉得自己眼光太短,社会阅历太少。下得车来,视觉范围内的远山近壑,全是光山秃岭。只在那半山腰处和一些深沟壑底能看到少量的,形状各异的片片地块外,漫山遍野全是风化了的碎石薄片,能耕种的土地极少,水源也极缺,这是一个条件极其恶劣的山寨。

才进得寨子里没几步,游走在寨子里各处的和躺卧在各家门口的狗们,听到陌生的脚步,就很不友好地围了上来,冲着我俩恶恶地狂吠起来。我俩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被围在狗们的中间,提心吊胆地乞望着人们的解救。可能是听到狗们叫声异常吧,簸箕寨的寨民们才慢慢地从自家破烂乌黑矮小的门里探出头来,吼住自家狂吠着的狗,我两才得以长长地喘了口气,放下了提着的心,也才得以走近老乡们,询问考生家的住处。

考生叫梁幺妹,是这个寨子里今年唯一的一个参加高考的考生,所以问起来,大家都知道,也很热情地带领我们寻到了梁幺妹的家。梁幺妹的家是一间石块磊墙,石板盖顶的陋屋。看着是两层,其实上面一层只是用秸秆胡乱的围了一圈,缝隙处能看到一串串的玉米和红辣椒。这可能就是这家人的储藏室吧。下层的石墙中间开着一扇门。门边一个一米五左右的女孩正在用一只木瓢搅拌着手中的猪食桶,见到我们走来,她抬起头害羞地对我们笑笑,算是向我们打了招呼。因为是看过相片的,我一眼认出眼前的女孩就是我要找的考生,便上前问道:“你就是梁幺妹吧”,见得我的询问,她很惊奇,稍后才说:“你们……”,张股长从后面走上来笑着介绍说:“这是市里教育局的刘局长,是专程来看你的”,可能听说我是教育局局长,也可能马上明白了我的来意,梁幺妹紧张和不安起来。她看了看敞开着的门,好像是不想让我们的对话叫屋里的人听到一样,用手指了指远处,意思是让我们到路边去等着。也就是在这时候,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从没有亮光的屋里传出来:“幺妹,你和谁说话啊”,梁幺妹看看我不知怎么回答,我小声问:“你妈吧”,梁幺妹轻轻地点点头,我抬高声音说:“大妈吧,我们是市里来的,来看看你们”,“哦,那就请进吧”。我答应着准备进屋去,梁幺妹却急急地拉着我小声说:“梁局长,你是为那封信访材料来的吧”,我点点头,她有急急地说:“千万别让我妈知道啊,她身体不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诧异了,低声问道:“你妈不知道”?她点点头,眼中一片哀求的神色。看着她这样,我也不忍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事,临进门时我对身旁的张股长说:“你先回车里去吧,我和她们聊聊就来”,张股长没说什么,仍旧一张笑脸的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心想,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总是乐嗬嗬的。

进得屋里,我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好半天我才慢慢适应过来。屋里很黑,只有开着的门透进少许亮光,给这屋内提供了些许的光线,让我看清了躺在床上的老妇人。她很瘦弱,急急地喘着气,见我进来,她艰难地抬起上身,用颤抖的手指了指床前的板凳。我明白她的意思,也没说什么就在那张黑黑的板凳上坐下,梁幺妹则赶紧走到床边把母亲搂着,再从身后把枕头拉过来给母亲垫上,我说:“大妈,你就躺着吧,不用起来的”平静了一会,我问梁幺妹:“你妈得的什么病啊”,梁幺妹低声说:“肺气肿”,我说:“没去医院看看”,梁幺妹痛苦地摇摇头,眼泪刷刷地淌。看着这场景,我也好心痛,都说农村里还很苦很穷,我要不亲眼看到眼前的场景,这苦、这穷哪会这样的真实,这样的具体。幺妹妈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我这烂命,还看什么啊,挨一天是一天,只是苦了我这苦命的孩子”幺妹妈说着艰难地把梁幺妹的手揽在手心中抚摸着说:“同志啊,我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这孩子命苦哇,我求求你们,能帮帮就帮帮吧……”她喘着,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脸就憋得铁青,梁幺妹在一边急得大声地哭起来,可也没忘给母亲垂着背。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女,我鼻子酸酸地,好半天我才说:“大妈,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尽力,也会想办法送你去医院的”。夸这样的口,我心中没底,只是不忍拂这妇人的意。我说完这话,屋里就静了下来,剩下的就是梁幺妹母亲急促的喘息声。知道再这样坐着,已经没什么意义,等着幺妹妈喘得稍微好点,我就向梁幺妹做了个手势,站起来对躺在床上的幺妹妈说:“你歇着吧,不打搅了”,说着我站起来走了出去,在离门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等了好一会,梁幺妹才从屋里出来,她眼睛红红的,还带着泪花。看着她这样,我真不想再问及信访材料的事,可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再残忍我也得把该办的事做完。走出一段路我才问道:“你爸爸呢”,可能是我的问话有些突兀,也可能是触及了她内心的伤痛,梁幺妹又哭起来。好半天她才说:“没了”,我有些突然,也有些过意不去,但我还是问道:“哪年的事啊”,“都五年多了”,我算算那就是九十年代初期,离文化大革命结束也十多年了。我说:“信访材料中说的事,你父亲生前和老乡们没找过政府吗”,“怎么没有”梁幺妹大声地不满地回道:“乡里、镇里、区里、市里,甚至省里、北京,那里没去过,可是就是没人管,没人问。找到上边,就说材料转到你们市里了,下去等着吧,就这样等了十多年时间,我爸和一百二十三个村民跑了不知多少冤枉路,家家把所有的精力全用在了这件事上,钱用光了,家里能卖的卖光了,却什么结果也没有”。我说:“这批人现在还剩多少啊”梁幺妹想了想说:“大概还有五六十个吧,不过年纪都很大了,跑不动了”。我嗯了一声,想想该转入正题了,拖着不是办法,回避也不可能,残忍就残忍吧,我这样想着开口严肃地说:“你在考试试卷中夹带信访材料,想过后果吗”,我态度的突然变化,让梁幺妹不安起来,她低下头,但仍旧肯定地点点头。我说:“你这样做严重地违反考试纪律,你的考试分数会被取消,这个你不知道吗”,她说:“知道”,“既然知道后果严重,你为什么还这样做,你就不怕因为这事影响你考试的结果,影响你一辈子的前途吗?草率!”,我说着不知不觉地严肃起来,可能是恨铁不成钢吧,我恨她大好的前程被她自己轻率的举动给毁了。梁幺妹却一改刚才胆怯的样子,大声而桀骜地说:“我不后悔”。我听了有些哑然,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考生,好像不认识似的,她的顶撞让我感到我的尊严被伤害,不加思考地说:“你就真不怕我取消你的考试成绩”?“不怕”她仍坚定地说,“为什么”我大声地问,“为了父亲的遗言,为了一百二十三个家庭的乞望”梁幺妹这样说,心中没一点的后悔,没有一丝丝的不安,我却突然地不安起来,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平静了一下心情,我放缓了口气说:“为什么不可以采取其他的方式呢,比如考上大学工作以后”,梁幺妹见我改变了态度,也就没再高声大气,苦笑地说:“你没看到我家的情况吗?我还有机会么”,我说:“怎么了”,她看看我缓缓地说:“我家的情况你看到了,我父亲去世后,母亲因为气愤和伤心,没多久就患上肺气肿,我们家也因此丧失了劳动力,环境也变得更加恶劣,原本初中毕业后我是准备辍学回家务农的,准备从此担起养家的担子,母亲开始不同意,可家中的情况如此,母亲也就不再坚持。这消息传到乡亲们耳里,和我父亲一道讨说法的一百二十三家的乡亲们说什么也不同意,一起汇聚到我家,他们知道我成绩好,希望我读完高中,考上大学,工作后继续为他们讨说法。就这样他们大家凑学费给我读高中,还轮换着照顾我母亲,买药、带我母亲到医院看病。我去了后顾之忧,也就安心地读书去了,也因为如此,我更加的勤奋,我不敢辜负大家的希望,更不敢忘记父亲的遗言。我父亲生前就是寨子里的老师,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我说,我们农民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读书,只有考上大学,所以我从小就有了大学梦。我知道我能考上大学,也想实现我从小就有的大学梦,可是你也知道这几年大学的学费上涨得如此的可怕,我没勇气再去接受乡亲们的支助,他们中的很多人家都很苦,有的老乡连自己的孩子都顾不上,我哪能再拖累他们。我知道信访和教育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系统,可我再没机会,我得搏一搏,我想通过这样的形式引起媒体的关注,搏得社会的同情”。听了她这一番话,我突然找到了答案,那一手好字,那优秀的成绩得来的后边那巨大的支撑,我好惋惜,不安地说:“成绩是肯定没有了,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做呢”说完这话我都觉得自己好残忍,好没人性。她淡淡地平静地说:“我妈妈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我想在家多陪陪她,以后怎样,再说吧”。她这样说,我也好伤心,面对一个这样的尖子生,面对这样一个家庭,我虽是教育局的局长,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软弱,好无能,原来光芒四射的教育局局长的光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变得黯淡无光。回忆起几年前的激情洋溢,我觉得自己好无知,好不知高矮,改革哪会这样容易,老百姓不富起来,国家不富起来,什么都是白说。临走了,我拿出我身上仅有的三百元钱给了梁幺妹。


2
     
书签:噩梦 编辑:若愚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噩梦四 下一篇噩梦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云翳清如]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