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妹 - 百味人生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的妻妹
2013-09-06 07:57:05 作者:OK 】 浏览:8557次 评论:1
编者按:本文通过妻与其妹两人性格的描写,反映了当今社会存在的两种人,同时告诉读者只有自己的老婆才是永远的亲人。

  “小慧说要在我们家住段日子。”老婆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
  
  “她不是在金市吗?不是年初才结婚吗?到我们家住一段又是什么意思呢?”小慧是我小姨子,比老婆小好几岁。据说年少时就下广打工去了,若干年后带了一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回来,像是爱情事业两丰收,算是衣锦还乡吧。再若干年后带回来一个和她长得极似的小女孩回来对家人宣布:“我自由了,我单身了。”全然不顾家人的惊愕与心痛。母女俩依然花枝招展,阳光灿烂地穿行于亲戚朋友之间,找不出半点单身单亲的压力和忧郁,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她家男人有个聚宝盆呢,年初时听老婆说她再嫁了,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怎么想到要到我们家小住呢?我像十万个为什么,不停的问老婆。
  
  老婆轻描淡写,说谁知道她什么意思呢,也就是学当今那千千万万的潮男潮女一样吧,对婚姻属于不保守型,对自己属于不负责型。
  
  我和老婆虽然结婚已有二十载,但对这位小姨子却知之甚少,只是听老婆这么一说,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至于说要到我家小住,只要老婆没意见,就先住住吧。
  
  由于正是暑假,儿子也闲暇在家,在加上凭空家里突然增加两个人,本来就不宽敞的房子越发显得挤了。小姨子无论是从体型上还是性格上和老婆绝对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小姨子娇小,活波开朗,就像从火星上下凡而来的热辣,奔放,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我这个以往接触不多的老姐夫全然没有半点生疏,在这个家里也没有半点生疏,当真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老婆不在家时嫣然以女主人自居,家里里里外外的收拾洗刷,还留下笑声一串。而老婆就是个闷葫芦,是那种三句话当一句话说,一句话当一个字说的那种人,当初和老婆相亲时第一眼就看中了她的身高,因为遗传本人海拔不高,就想再因为遗传本人下一代有所突破,而且无论是从外貌,还是家境,还是学历老婆配我都绰绰有余,以至于让我不得不感叹老天爷是不是打盹去了,让我逮着了这个好姻缘。婚后也确实如我所愿,老婆无怨无悔的陪我熬苦日子,只是随着儿子的长大,岁月的流失,夫妻之间的情份越来越淡薄,生活也越来越趋于沉寂,有时两口子一天难得说上一句话,就更别说欢声笑语了。现在有了小姨子母女的参与,家里就增添了许多喜庆,许多热闹,许多生机,儿子高兴,老婆高兴,我也高兴。
  
  由于我和老婆的作息时间不一致,而小姨子暂时还没有工作,所以无意中就多了许多和小姨子独处的机会。小姨子挺能聊,她总是海阔天空的与己有关的与己无关的都可以聊,而且还能聊个透,问及她失败的婚姻,她也毫不忌讳。
  
  “你和第二任老公离婚了吗?”生活太乏味了,以至于我一大老爷们也忍不住想八婆一下。
  
  “谈不上离婚,因为本来就没拿结婚证。”小姨子一脸坦然,像说着别人的故事。
  
  我承认我老土了,现在的女人比男人更开放,拿结婚当过家家似的。
  
  “你老公舍得和你分手吗?你即年轻又漂亮。”无论什么时候,说女人年轻漂亮都是有效的必杀技,小姨子也是女人么,而且还是离异的女人,不过不能这么夸自己的老婆,因为她会当真的。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自己年轻漂亮呢?”小姨子笑得花枝乱颤。不至于这么夸张吧,难道很少被男人奉承吗?就这种话还听得少吗?“你是不是经常夸别人女人漂亮呀?”小姨子坏坏的笑,反将了我一军。
  
  “你是别人吗?你是我小姨子呢,再说你本来就漂亮呀。”我不甘示弱,还没开始呢,可不想败下阵来,我迎着小姨子的目光,大胆的说,这年月,谁怕谁呀!
  
  “我再漂亮也没有我姐漂亮呀,你看,我姐多漂亮,要身段有身段,要相貌有相貌。”小姨子话锋一转,聊到老婆身上去了。
  
  想着小姨子的经历,看着小姨子的表情,我又不是毛头小伙子,自然能知道小姨子话里话外的意思,她这是在打探军情呢,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她感兴趣的我和她姐的内幕消息,这小妮子,不简单呢,比老婆复杂多了。不过这也不能相提并论,老婆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除了围着家庭转以外还是在围着家庭转,除了那让人无法忍受的少言寡语的性格以外,还真纯洁的如一张白纸,智商情商基本为零。
  
  “你姐也漂亮,要不我怎么会和她结婚呢。”在没清楚小姨子的用意之前,我绝对不能说老婆的坏话,我不能偷姨不成反将老婆得罪了。
  
  “既然知道自己老婆漂亮,就别说别的女人漂亮了。”小姨子义正言辞,一副大人大话教训我的样子。
  
  和姐夫讲话称呼姐姐为“自己的老婆”啦?称呼自己又为“别的女人”啦?我更加确信了我对小姨子的判断,就这种人,非一般人所能降。
  
  “知道,知道,我下次不敢了。”我讨好似的望着小姨子,小姨子不适合当老婆,怪不得我第二任与我未见过面的妹夫休了她。不过除了老婆这个身份以为,和小姨子有其他关系应该是不错的一件美事,因为她的确不错。
  
  下午老婆回家了,一家子围着桌子有说有笑,只要有小姨子在场,气氛就冷不下来。老婆心存善良,尽管她知道说的全是些子虚乌有的废话,一来有不常在家的儿子在场,二来毕竟小姨子是客人,所以便任由我和小姨子调侃,还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以助兴。经常性的,小小的空间变成了我和小姨子的专场,她不赞成我的观点,我不同意她的说法,姐夫和小姨子就这么针锋相对的,你来我往的越来越有话说了。
  
  一天晚上,小姨子穿着撩人的睡衣在帮她闺女洗头发,那睡衣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刺激着我的神经以至于我想发神经,我恨不得自己是一把利剑能够穿透这薄薄的睡衣到里面一探究竟。我自然而然的到洗澡间去洗澡,唰唰的洗澡声和小姨子只有一门之隔,而且还是那种半透明的玻璃门。我虽然看不见小姨子的表情,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小姨子想有些什么或者说想发展些什么的话我要给小姨子提供机会,创造机会,狭小的卫生间,喷头的水肆无忌惮的冲打着我的赤身裸体,洗去的是汗渍,窜上来的是不安分的蠢蠢欲动,想着触手可及的小姨子就在这半米之外,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的存在,想到这里,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那种只要一看到女人就心猿意马的年代,这种感觉即熟悉又陌生又令人向往回味。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小姨子惹的祸,尽管她对我没有明确的表示,但是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对我无不是一种冲击和诱惑,她的年轻,她的开放,还有她毫不掩饰的身体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让我眼睛发晕,头脑发热。我将身体整个趴在玻璃门边上,我就不信小姨子看不到我。她自从到我家来后,就从来没叫过我哥哥,总是“哎、哎”的叫,这是小姨子对姐夫应有的称呼么?既然她都叫我“哎”,我理所当然也叫她“哎”,这“哎”来“哎”去的我能不爱上她么?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想这是小姨子对我的暗示呢?
  
  当我穿个短裤头从卫生间出来时小姨子还在那里和她女儿磨蹭,洗个头不至于要这么久吧,是在等我吗?等着看我这刚沐浴之后水还没擦干的男人身体吗?
  
  我死死地盯着小姨子的眼睛小声的说:“还没洗完呀,看,我澡都洗完了。”
  
  “你洗你的,干我什么事呀。”平日泼辣的小姨子此时不敢迎接我的目光,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一抬头,看到的绝对是一个健康的近乎全裸的男人身体。
  
  我狡黠的一笑,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老婆质疑的目光瞟向了这里,我连忙刹住车,穿上休闲长裤,好险,若是让老婆看见刚才这一幕我就死定了,就我那直挺挺的阳物无法向老婆解释呀。好在老婆糊里糊涂的,她应该不会往那方面想,谁会把老公和自己的妹妹想到一起呢?
  
  晚上,我失眠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被压抑的雄性本能彻底被点燃了,我那不听使唤的躯体不由自主的向老婆靠去……
  
  虽然说老婆做事是个急性子,可是在我希望她急的时候她却慢吞吞的无动于衷。通常是我性趣盎然的在她身上游弋,她却一动不动,不迎也不拒,就好像这事与她没有关系一样。以前她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老婆那雄赳赳的骑虎精神到哪去了呢?以前每次完事之后,老婆都还会娇羞的咬着我的耳朵根子说老公我睡不着,激得我不顾疲劳再次跃起骑在她的身上,看她幸福,听她呻吟。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远离我而去,感觉那是上个世纪事。老婆就在身边,任我抚摸,让我胡作非为,但是我是孤军作战,毫无战斗力,毫无激情。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欲望,让时间再延长一些,让老婆再湿润一些,可是每次总是力不从心,事与愿违,当我迫不及待忍无可忍一泄千里之时,老婆才刚刚有点回应,而此时我已经疲软再也硬不起来了。
  
  想着同一屋檐下的小姨子,想着她火辣辣的眼神,想着她火辣辣的语言,想着她寂寞的身体,我忘乎所以,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个翻身,爬到老婆身上,尽情耕耘起来……
  
  第二天,老婆神色淡定的对我说;“我准备要小慧母女搬出去住。”
  
  尽管声音不大,却让我震惊不小,我尽量平和自己的语气:“她在这里没家没落的,你让她搬到哪里去呀?”
  
  “那是她的事,长期和我们住在一起是不行的。”老婆直视我的眼睛,斩钉截铁。这就是我的老婆,别看平时不言不语的像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满不在乎的可心里主意大着呢,看来是我太张扬了,让老婆嗅到了不安全的味道,我后悔不已,又无可奈何。
  
  几天以后,小姨子提着她刚来我家时那个沉重的箱子准备离开我的家门,在老婆的眼皮子底下,我不敢说任何挽留的话,只是说:“这么重的箱子,让我送你一程吧。”
  
  小姨子客套着:“不用送,我自己能行。”可是我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的腿,不由分说提着箱子就往楼下走。小姨子另租了间房,我还不知道在哪,我要趁此机会认个路,以便日后好联系。
  
  到了楼下,小姨子说:“你还真打算送呀?”
  
  “哥哥送妹妹,理所当然呀,再说这大晚上的就你们母女俩在路上我也不放心呀。”我极力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还不放心你呢,就你那德性,也就我姐当你是宝,我还当真就不稀罕呢。”小姨子揶揄着我,半真半假地推了我一下,接过她的箱子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孤独的我傻傻的站在那里。
  
  当我回屋时,老婆站在客厅中央正等着我回来……

262
     
书签: 编辑:小旭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猎奇和他的哥儿们 下一篇生活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绝唱]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