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猫童话系列之五:小花猫串门 - 哲理寓言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小花猫童话系列之五:小花猫串门
2020-07-01 21:05:29 作者:相思 】 浏览:535次 评论:0
编者按:灾难有两种,一种是天灾,那是人的力量不能抗拒的:另一种则是人为的,人为的灾难都是因为当事人的不注意或者操作出问题而造成的,这篇寓言就说了这个道理。谢谢赐文,夏祺笔丰!

小花猫放生小鱼儿后,心里十分的高兴,迈着猫步,摆扭着屁股,哼唧小曲,向家走去。

刚走到家门口,准备伸手开门而进,不料,踩到自己布防的圆树枝上,脚一滑,踉跄后退,仰翻倒地,屁股疼痛不已,一时攀爬不起来。她忍不住大骂起来:“谁,谁啊?谁在背后捣鬼,暗算我小花猫,有胆量的,就给我站出来,在背后暗算人,这叫什么英雄好汉啊。”

小花猫一瞧四周,啥都没瞧见,一看地面,原来是自己布防的圆树枝。她气愤地抓起圆树枝,猛地扔出去,圆树枝似乎故意找茬似的,猛撞在门框上,如弹簧一般,“嗖嗖”地弹了回来,“啪”的一声,砸在她头顶上,又摔趴在地上。

半晌之后,小花猫摸着脑袋又坐起来。抓起那圆树枝,欲扔又罢,双目凝视,恍然大悟,便自我解嘲道:“嗯,总算没看错你,严守门关,尽职尽责,六亲不认,就连我这个主人,也不敢轻易地放门进入。嘿嘿,这种敬业精神,值得我小花猫嘉奖。”

她捧起圆树枝,毫无吝啬地奖励了一个亲吻,便搁放在门框边,一脚跨进房屋里。两三步就奔到茶几前,端起茶杯,“咕噜咕噜”几口水喝下肚里,顿时,感觉有几分饿意。她徘徊着,看了看屋里的东西,想吃点啥,却看啥都有点像小鱼儿的影子。

  今儿吃点什么好呢?她暗想:赛跑比赛,获得一条梦寐以求的武昌鱼,本想清蒸来吃,补补虚弱的身子骨。谁能料想到,它原来是一条侦探小鱼儿,还被人暗算,多可怜啊!谁又能忍心吃掉呢,只好放生罢了。哎,如今儿这世道,想吃点啥,却啥都不敢轻易放进嘴里。

哦对了,我的武昌鱼没能如愿以偿地吃上,那小狗哥的棒子骨呢?他给狗爷爷熬汤喝了吗?不会棒子骨也有什么问题吧?一想到这儿,小花猫有些坐立不安。

“小花猫,小花猫,你在家吗?”一个人在外面呼喊。

“谁呀?”小花猫奔出来一看,见是老牛村长,忙询问道,“老牛村长,有啥事么?”

“最近啊,临近几个村落,正在闹非洲猪瘟,你别到处乱窜,以免被感染上哟。”老牛村长一说完,转身骑着独轮车,飞驰而去。

“啥,非洲猪瘟?”一脸惊愕的小花猫,突然晃过神来,提着装好干蘑菇的竹篮,迅速地跨出房门,又布防好圆树枝,慌忙向小狗哥家奔去。

此时的小狗哥,正在厨房里清洗棒子骨。他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熬煮棒子骨汤。以前的棒子骨或排骨,一般都是煮熟啃着吃,哪里见过熬汤来喝啊,难道熬和煮,不是那一回事么?

棒子骨汤,莫非就是将棒子骨放在许多水里,慢慢地熬煮一段时间,就成了棒子骨汤哪?一想到这儿,小狗哥抓起洗好的棒子骨,就向悬吊的铁鼎罐里放,可是,不管他怎么放,长长的棒子骨,就是不能全放入铁鼎罐里,露出一大截来,这怎么办呢?要是小花猫在就好了,也许她准能给个好建议。小狗哥背着双手,徘徊沉思着。

“小狗哥!”气喘吁吁跑来的小花猫,站在小狗哥家的房门前,不敢轻易进屋,也怕他家房门前布防了圆树枝,只好大声地呼喊,“小狗哥,你在家吗?”

“哦,我在家呢。”小狗哥一听到呼喊声,连忙奔出门来,抬头一瞧,见是小花猫,连忙招呼说,“小花猫,你还傻愣哪儿干嘛呢?快进屋啊,我正有事找你呢。”他说着话,接过小花猫手里的竹篮,就领她进了厨房里。

“啥,小狗哥有事找我?”一听小狗哥有事找自己,小花猫心里乐滋滋的,一下就把“非洲猪瘟”的事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她一个箭步上前,羞涩地说,“嘛事啊?”

“也没什么大事。”小狗哥求教说,“就是不知棒子骨咋个熬汤?”

“哦,熬棒子骨汤啊?”满脸春风的小花猫,踱着猫步,热情地介绍说,“这很简单啊,先把棒子骨放入铁鼎罐里,倒入水全淹没住;接着放上姜片和大蒜,盖好鼎罐盖子;然后生火开煮,等水沸腾后,再小火慢慢熬煮,等把骨质里的油水啊,全熬煮出来就行了啊。”

“啊,这么简单呀。”频频点头的小狗哥,翘起大拇指,为小花猫会厨艺点赞,当他又把棒子骨放入铁鼎罐里时,才猛然发现,根本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棒子骨没全入铁鼎罐里,鼎罐盖子盖不上,熬的汤就会有一股烟熏味,于是,他手指着铁鼎罐说,“这铁鼎罐盖子就是盖不上,怎么办啊?”

“这,这个……”小花猫沉思了一会儿,突发奇想说,“那偷树贼能把大树锯倒,我们为何不用锯子,也把这棒子骨锯成两半,那铁鼎罐盖子不就盖上吗?”

“对对对,我咋个没想到呢。”恍然大悟的小狗哥,取来锯子,与小花猫一起拉锯,一会儿就把棒子骨锯成了两半,盖上了铁鼎罐盖子,添柴生火开煮,两人忙得不亦乐乎。

一会儿,铁鼎罐里“咕噜咕噜”地翻腾开来,缕缕飘飞的白雾气,弥散出诱人的芬芳。

“好像味有点不对?”小狗哥舀出一点汤,尝了又尝。

“啥味不对?”小花猫想了又想,甩了一个响指说,“是不是没盐味?”

“嗯,好像是。”满脸疑惑的小狗哥,点点头,又追问,“熬棒子骨汤,为啥不先放盐呢?”

“哦这个呀!”调皮的小花猫,拿起一块柴禾,轻轻放入火堆,逗乐说,“要是你喊我一声亲妹妹,或许我会告诉你。”

“嘿嘿,你想占我的便宜。其实,那喊与不喊,有啥区别吗?”小狗哥忙转移话题说,“小花猫,你那武昌鱼呢?清蒸来吃了吗?”

  “哎呀!啥武昌鱼哟。”小花猫一脸的不悦,摇头叹息说,“一条小鱼儿而已。”

  “啥?一条小鱼儿。”小狗哥惊愕不已,忙问道,“咋个回事,你明明提回的是一条武昌鱼,怎么会变成一条小鱼儿了呢?谁给你悄悄换掉了,赶快给你小狗哥我说,我们一起找他论理去。”

“没用的。”小花猫说,“你也理论不过的。”

“为啥?”小狗哥拍着自己的胸脯,自信满满地说,“哼,想我小狗哥,虽说比不上唐伯虎的口才,但至少也是俺村落的才俊啊,怎么会理论不过呢?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我小狗哥的威风。哼!你若不信,咱俩现在就理论去。”他一说完,添加好柴禾,挽起小花猫就向外走。

“你别着急,先听我说嘛。”小花猫停止脚步,见小狗哥为自己的事着急,心里乐开了花,便把小鱼儿述说的事,从头到尾给他复述了一遍,最后追问,“你想想看,莲花池,那是什么地方?”

“菩萨住的地方啊。”小狗哥脱口而出。

“小鱼儿来自莲花池,那就证明小鱼儿是菩萨的人。”小花猫提示说,“那谁又敢动菩萨手下的人呢?你想想看,那是一般的人吗?”

“照你这么说,那我们一般的消费者,只有干瞪眼的份,就这样束手无策地傻愣了啊。”小狗哥疑虑,突然又说,“那不行,我们得去羊奶奶超市问问,那武昌鱼究竟是谁提供来的。找到源头,虽然干不过他们,但至少也咬上几口,出出气也行啊。”

冲动的小狗哥,一时之间,也把正熬煮着棒子骨汤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说着话,又拉起小花猫,向羊奶奶超市走去。

小花猫与小狗哥俩刚走到村口,就听见有人喊:“小花猫,小狗哥,你们俩给我站住,别到处乱窜了。”

“谁啊?”小狗哥回头一瞧,见老牛村长骑着独轮车奔过来,忙问道,“老牛村长,有啥事啊?”

“嘿,小花猫,我不是叫你不要乱窜嘛。”老牛村走近,直接训斥小花猫说,“你在这儿瞎溜达啥?还不赶快回家去。”

“老牛村长!”小狗哥见小花猫傻愣一旁,沉默不语,便疑问道,“小花猫怎么哪?”

“哎呀,小狗哥,最近几个村落正在闹非洲猪瘟,猪家族大量感染而死。”老牛村长解释说,“我们村落正在搞隔离,预防被人为地感染上非洲猪瘟病毒。一旦感染上,全村落人都会跟着遭殃的。我都已经告诉过她,别再到处乱窜,以防被感染上。哎,你看她那模样嘛,我……哦对了,你也赶快回家吧,最近一段时间,尽量少出门乱窜。”

“这么严重啊。”一脸疑惑的小狗哥,喃喃自语,“哎,猪家族又没去过非洲,怎么会得非洲猪瘟呢?”

“是呀,老牛村长,他们猪家族,怎么会得这种怪病呢?”一旁的小花猫,也赶紧附和着说,“难道非洲猪瘟也不分国籍?”

“这谁知道啊,国内的猪家族,怎么就得了这种外国病呢。”老牛村长沉思了一会儿,摆摆手说,“这问题太难了,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你们反正啊,要买肉就买正规肉铺的肉,不要贪图便宜,那便宜没啥好货。也别到处乱窜,远离感染区域,保护好自己身体要紧啊。”

“啊?”小花猫突然尖叫起来。

“怎么哪?”小狗哥凝视着小花猫,关心地说,“小花猫,你突然尖叫啥啊?”

“我那武昌鱼就有问题。”小花猫提醒说,“你那棒子骨,不会也感染过非洲猪瘟了吧?”

“不会吧?”小狗哥惊愕,傻愣自语,“要是那样,熬的棒子骨汤,那就不能给爷爷喝了。”

“着火了,着火了!”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小狗哥一瞧,见是自己家的厨房着火了,撒腿就向家跑,一边跑,一边哭喊着,“爷爷,爷爷……”

老牛村长见状,骑上独轮车,像风一样,向小狗哥家奔去。小花猫也不甘示弱,一纵一跃,四脚长蹬,紧跟在老牛村长车后,及时赶到小狗哥家,协助老牛村长,迅速背出了狗爷爷。一会儿,全村落的人,也闻讯赶来,大家齐心协力,扑灭了大火,避免了一场森林火灾。

原来,熬煮棒子骨的火,顺着长长的柴禾燃烧,引燃柴堆,点燃了整个房屋。虽然大火最终被扑灭,可小狗哥的家,已燃烧殆尽,无法再居住了。

见小狗哥长跪狗爷爷面前,接受训斥,小花猫难过地走过,“咚”的一声也跪下,求情说,“狗爷爷,主要责任是我小花猫的错。要不是为了我武昌鱼的事,小狗哥也不会离开家;他不离开家,熬煮棒子骨的火苗,就不会点燃柴堆引发大火;没引发大火,您就不会失去家。狗爷爷,狗爷爷,真的是我小花猫错了,你就别怪小狗哥了。呜呜……”

“嗯,你们知道错了就好,但以后一定要注意:生火时,人不能离开;人若离开,火必须扑灭。不然,就会酿成大的火灾。”噙满泪花的狗爷爷,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今儿家虽没了,但能让你们长记性,以后做啥事都要谨慎些,少犯错误,也……也值得。起来吧,我的孩子们。”

“家没了,还可以再建;要是人没了,那家就永远没了。”一旁的老牛村长,劝诫说,“汲取教训吧,孩子们,做啥事都要三思而行,保护好自己。不要莽撞行事,往往慌里慌张的,到头来啥都没干成。”

“嗯!”小花猫与小狗哥异口同声地说,“狗爷爷,老牛村长,我们俩都记住了。呜呜……”

赞(8)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相思]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小花猫童话系列之六:小花猫修屋 下一篇捕鱼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