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了 - 哲理寓言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见鬼了
编者按:这篇文章充满了神话寓言的色彩,但张立伟生活的惬意和快乐的情怀不得不令人钦佩。这充盈着快乐的“大家庭”也是一个现实生活的引子。神话也好,生活的现实也好,其伏笔的精髓都是教人向上的,使人感恩的。这篇作品的笔触生动积极,活泼灵动。情节细腻到位,开门见山!

张立伟从小就喜欢栽花养鱼,只是因为没有特好的条件,这个夙愿一直没有好好地得到实现。如今老了老了,却也像很多的人们一样购买了新房,也有了宽大的阳台,于是栽花养鱼的爱好终于有了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

如今,张立伟的阳台中除了他喜爱的君子兰,寿桃、铁梗海棠等一盆盆的花草外,他还有了一个水族箱,而那水族箱在他心中的位子却是最重最重的。几十年的生涯中,他养过不少的鱼,有高雅的“七彩神仙”有恬静的“燕鱼”,其他的如“孔雀”、“红绿灯”、“红箭”等等就多的不可默举了。张立伟喜欢养鱼,更喜欢那水底世界的草草木木,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拥有这样一小片属于自己的水底世界。如今条件成熟了,他在自己的新家中,费尽心思,费尽精力地去布置了自己那片想往已久的水底世界。他在水族箱中铺上地沙,安放了假山沉木,更种上了五颜六色的水草,之后他又买了各种美丽的小鱼放进水族箱中,再配上各色的灯光,一个美丽的水底世界就这样在他的新家中安家落户。

自从有了这个水族箱后,张立伟,除了每天早上打整一下大的花草外,绝大部分的空闲时间,他都是在水族箱前渡过的。没事的时候他就会坐在水族箱前,一坐就几个小时,细心地去观察那些五颜六色的水草长势,欣赏那些在水中畅游中的美丽精灵。张立伟喜爱自己的水族箱到了痴迷,连家人都笑着说:“经后你就跟水族箱过吧。”

这一天吃完晚饭,张立伟又老习惯地坐到水族箱前,看着长势越来越好的水草,看着那清澈如无物的水体,他感到自豪,感觉自己打理水族箱的本事越来越高,更打算着再买一些漂亮的热带鱼放进去,让水族箱更加丰富多彩。

坐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张立伟感到有些疲倦,就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后就舒服地躺在了沙发上,没多久,他就鼾声起来,睡着了。

朦胧中张立伟突然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欢快地唱到: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谁在唱呢?张立伟心里想,却又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莫斯妹妹,今天怎么这样高兴啊?”

那稚嫩的声音说道:“大红叶大哥哥,你不知道吗?我们苔藓类也进了清代大诗人袁枚的诗里呢。”

那浑厚的声音说道:“好事啊,恭喜莫斯妹妹。”

一旁一个尖刻的声音在头顶上说道:“你就臭美吧,人家袁枚写的是陆地上的苔,你一个水中的小莫斯,关你什么屁事,也来凑热闹。”

说这话的是血心兰,她是这水族箱里最美丽的水草,苗条的身材,玫瑰红的衣裳,让它在水族箱中婷婷屹立,特别的突出,特别的养眼,因此也特别的受到主人的青睐。她被主人种植在水族箱中最好的位子,每天都接受着最充足的阳光(水草灯)沐浴,使得她那玫瑰红的衣裳更加的美丽异常。为了夺取更充足的阳光,她不断地生长,不断地把枝叶往外扩张,害得她脚下的莫斯永远都只能生长在阴暗处。它自认为自己是这水族箱里最美丽公主,所以对水族箱中其他的都不看在眼里。如今听得莫斯小妹为一首小诗就高兴成那样,她心中怎过得去,所以也就在一旁怪声怪调,也就不奇怪了。

莫斯小妹并没被这尖刻的声音说的伤人话影响情绪,仍旧高兴地说道:“血心兰姐姐啊,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莫斯和苔都是一家呢,都是苔藓类,只不过苔长在阴暗处,长在潮湿的地方,我们长在水里而已。”

血心兰憋憋嘴说:“那又怎样,你再臭美,不也只能长在我的脚边吗?”血心兰说着还摇了摇它那玫瑰红的长袖和细长的身姿。

听了血心兰的话,莫斯委屈得要哭起来,她哽咽着说:“血心兰姐姐啊,我又没得罪你,又没和你比美,我知道你是这水族箱中的公主,我惹不起你,只好躲在你身下,就算一点阳光都照不到,我也没怨你,你还要让我怎样啊。”

血心兰说:“谁叫你臭美呢,我就是看不惯你那不得了的样子。”

血心兰说的也是心里话,它听了莫斯唱的歌,心中就一直不舒服,要说美丽它自己自认这水族箱中没谁比得过它,袁枚眼瞎了,非要去赞赏那丑陋不堪的苔。她心中不服,才把这心中的气愤全洒在莫斯身上。

一旁的大红叶实在看不下去了,插嘴说:“血心兰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美丽,你骄傲,那是你的事,莫斯小妹再小,也有它的品格,你怎么可以随便侮辱她呢。”

血心兰听了心中更不舒服,提高了她那尖刻的嗓音说道:“我就是这样,你们能拿我怎样!”

一旁熟睡的水榕被血心兰的声音吵醒了,瓮声瓮气地问道:“你们吵什么啊?”

血心兰好像突然找到依靠一样,嗲声嗲气地说:“水榕爷爷,大红叶哥哥欺负我!”

大红叶赶忙一旁声辩道:“我哪有,是你欺负莫斯小妹,我才出来说句公道话。”

血心兰不服气地说:“你就是帮着莫斯欺负我。”

水榕听得不明不白,只好问莫斯小妹是怎么回事。等莫斯把经过说完,水榕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说:“血心兰啊,这就真的是你的不是了,你怎么能这样说莫斯妹妹呢?”

血心兰见水榕爷爷也这样说自己,突然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道:“水榕爷爷你也帮他们欺负我,呜呜,呜呜。”

血心兰的哭声惊醒了沙发上的张立伟,他揉揉眼睛爬起来说道:“见鬼了。”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磕磕绊绊地走到水族箱前,睁着他那半睡不醒的眼睛看了又看,水族箱中一切如常,水草们尽情地生长,不时地吐出一个两个的气泡;鱼儿门仍旧有的那样的欢快,他感到稀奇,水草也会说话?他有些不相信,摇摇头,嘲笑自己愚昧,更稀奇自己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回到沙发上他重新躺下,很快就又睡着了。

才入得梦乡,他又听到那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呵呵,我老爷爷可不会欺负人,我不过就事论事而与,你也不想想这水族箱中所有的水草如果都走了,就留你一个,你还美吗?”

“那又怎样,你们都走了才好呢,我一个人宽天宽地的,想怎样就怎样,主人会更青睐我!”

血心兰这样说可把它脚下的水草泥得罪了。它气呼呼地说道:“真是个刁蛮的小公主,没有我,看你长在什么地方。”

听了这话,血心兰怔了,它有些心虚,不由压低了腔调说:“水草泥叔叔,我没得罪你啊,你怎么也说我呢?”

水草泥说:“这不是得罪不得罪的问题,是你把自己抬得太高了,眼中完全无人了。”

血心兰委屈地说:“我哪有啊,我不过是看不惯莫斯小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才说了两句嘛”

水草箱一角的假山大叔听了呵呵呵地笑着说:“要不是主人把我们一起都安放在这水族箱中,这水族箱那会这样艳丽,这样的姹紫嫣红;要不是鱼儿们每天在我们身边游来游去,把我们身上清理得干干净净,你能有这样漂亮吗?说不定你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呢。”

血心兰听了这些话,感觉自己真的有些理亏了,也就静悄起来,没在做声。

张立伟却在梦中感到十分的惬意,没想到这些小家伙们也懂得感恩。他爬了起来走到水族箱边,先看看水温,水温正好,正适合水草们生长,他又看看鱼儿们鱼儿们也在欢快的畅游。看到这些,他满意地笑了。他把水草灯关了,回到客厅看了看时间,就蹒跚着向卧室走起,他一边走一边想:人老了,什么样的怪梦都来了。不过他还是挺惬意,觉得这梦还蛮好玩的。

张立伟才回到卧室,这边却热闹起来,连红绿灯(鱼的名字)也说道:“我们大家就是个大家庭,我们谁也离不开谁,没有你们的帮助,就我们几条鱼儿在这水族箱中有什么味道呢?没吃的不说,时间长了缺氧了,我们不得死吗?”

其他的鱼儿也一口同声地说道:“就是。”

大红叶说:“是啊,要不是你们提供我们的氧气,我们又怎能长得这样好呢?”

水榕爷爷笑嘻嘻地说道:“其实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大家谁也离不开谁。就说主人这新家的客厅吧,要没有沙发爷爷,没有电视叔叔,没有茶几弟弟,这客厅不就空空荡荡的。再说主人的卧室吧,要没有床,没有衣柜,这卧室还是卧室吗。还有啊这新房中要没电、没水、没电灯,这新房不就黑灯瞎火,无法生活吗?”

大红叶一旁插嘴说:“是啊,主人的新家靠的是家具的支撑才有家的样子,我们水族箱也算其中的一件,”

漆黑中,客厅中的沙发爷爷说话了:“血心兰小妹,今天这场论战可是你挑起来的,大家都说了好多了,你想想,对不对啊。”

血心兰嗯咽道:“沙发爷爷,是我错了,我们主人的家靠的是我们大家的支撑才有这样一个温馨的家,我们水族箱也是个小家,靠的是我们水族箱中的各位的和睦相处,才会这样漂亮。我们的确要团结和睦,我们主人的家才会更加美丽,更加的温馨。”

血心兰的一席话引来一片掌声,她也开心地笑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立伟清心气爽,想着昨晚的梦,他感到滑稽,但也好开心,看看屋里的所有陈设,他开心地笑了。

2
     
书签:见鬼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魂断仲夏夜 下一篇乙儿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刘金平] [楚云婷] [邓少枫]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另类先锋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暂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