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进KTV里的蚊子 - 哲理寓言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跑进KTV里的蚊子
2016-07-20 10:03:32 作者:顽石 】 浏览:2971次 评论:1
编者按:风趣幽默,讽刺尖刻,寓意深刻,笔法不俗。作者细腻地刻画了夜幕之下,KTV之内的生活画面,形象逼真,耐人回味。

    进入冬眠的前一天,一只乡下蚊子跑到城里来。她漫无目的地游遍了城市的楼堂馆所、大街小巷。后来,她飞进了一处娱乐场所,里面炫目的灯光、尖利的音响把她吓坏了。乡下蚊子慌不择路地东躲西藏,直到撞在一根柱子一样的东西上面才停下来。

    “喂,乡下来的吧?”

    听出是同类的声音,乡下蚊子稍稍安定下来。她睁大眼睛四下张望,原来她是在一座巨大的吊灯的灯绳上,灯绳由几十根金色的链子结束成麻花状,上面已经散布着许多蚊子了。

    和她打招呼的蚊子个头比较大,端庄典雅的气质也跟其她蚊子不一样。

    “吓死我了!”乡下蚊子拍着胸口说,“这是啥地方啊?”

    “乡巴佬!”高处一只浓妆艳抹的蚊子鄙夷地说,“灯绳上已经够挤得了,瞎凑什么热闹!”

    其它蚊子尽管没说什么,从表情上就知道她们不欢迎她。乡下蚊子顿时局促起来。

    “美美——”跟她打招呼的那只蚊子制止说,“我平时说什么来着?当耳旁风了?大家都是蚊子,不要那么刻薄。”

    蚊子们收敛起敌对情绪,冲着这位不速之客扮鬼脸,不说话了。

    “我叫冰冰,是这里管事儿的。”自称冰冰的蚊子把乡下蚊子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和颜悦色地跟她说, “你不要介意,姐妹们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乡下蚊子腼腆地说:  “乡下人,哪有什么正式的名字。乡亲们都叫我翠儿……”

    “翠儿——翠花?”众蚊子笑得前仰后合,“怎么听着像个东北大傻妞呢?”

    “确实够俗的。”叫冰冰的蚊子也笑了。她想了想接着说,“想在这里混日子没个好名字可不行。看你长得还算清秀,就叫秀秀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秀秀?”蚊子们连声称赞,“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那就叫秀秀吧。”乡下蚊子也很满意,“这个名字我挺喜欢的。”

    “世界那么大,我们能在一根纤细的灯绳上相遇,这就是缘分。”冰冰拉着乡下蚊子细长的手说,“我年长几岁,承蒙各位抬爱,做了KTV里的主管——什么主管不主管的,大家都是姐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不用见外,也叫我冰姐好了。”

    乡下蚊子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冰姐。

    初次见面,乡下蚊子给冰姐留下的印象不错。冰姐古道热肠,逐一介绍KTV里的蚊子给她认识。

    “那个是美美。”冰姐指着那只指责过她的蚊子说,“臭美猴。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嘴刁点儿。”

    乡下蚊子带着些许怯意和带着些许歉意的美美相互点头致意。美美的指甲很长,还涂着靓丽的紫褐色,嘴唇很润泽,眼皮多少有些浮肿,不过不用担心,显然是刚割双眼皮不久。

    “这个是小小。”冰姐亲昵地搂住一只身材娇小的蚊子,一边搔胳肢窝痒痒她一边说,“我们的开心果。别看年龄小,活干得那才叫一个漂亮!”

    小小扭动着娇小的身躯,格格笑着问了一声秀姐姐好。乡下蚊子忙不迭地还礼。说心里话,她也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

    果果是典型的男孩子性格。

    乐乐有点自恋,偶尔有不合群的倾向。

    灯绳上所以的蚊子都介绍到了,有老KTV也有近来才加入的,乡下蚊子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和每一只蚊子寒暄问好。

    乡下蚊子态度谦卑,再加上冰姐的面子,KTV里的蚊子们都接纳了她。

    “来这里混的都是姐妹。”冰姐说,“大家要互相关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切不可像人类那样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对吧?”小小笑着接过这句冰姐说了N遍的话。    

    “贫嘴!”冰姐伸出食指爱抚地点了一下小小的脑门,小小伸伸舌头退到了一边。冰姐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对乡下蚊子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算一只成功的蚊子。但这里毕竟不是乡下。常言道适者生存,所以你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转变观念,尽快适应全新的环境,因循守旧断难生存下去。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血淋淋的教训。”

    几只蚊子佐证说,她们刚来的时候,就是因为不熟悉环境,而且干活的时候还沿用老一套的方法,结果导致好几个姐妹被拍。

    “您吩咐就是了,”乡下蚊子心悦诚服地说,“小妹洗耳恭听。”

    乡下蚊子的态度让冰姐很满意。

    “首先,这里的作息时间跟外面不太一样。我们是白天睡觉,晚上工作——没办法,就是这么个情况。所以,你尽快把时差倒过来。”

    “这个不用担心,”乡下蚊子说,“我素来就有熬夜的习惯,黑白颠倒对我来说不是个问题。”

    “再者,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冰姐说,“不可否认,置身于这样一个环境,噪音啦怪味啦……难免这样那样的不尽如人意。换个角度看,这里每天都好吃好喝的,最重要的是免去了枯燥乏味的冬眠。作为蚊子,还奢求什么?我的意思是学会宽容,不要总像个怨妇似的。” 

    “我不是那种好高骛远的人,”乡下蚊子说,“这里的生活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抱怨呢?”

    “蚊子最怕的是什么?”冰姐用了一个设问句子,“不是饥饿,而是被拍。没有食物可以等,被拍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冰姐说得很有哲理,乡下蚊子信服地频频点头。

    “就拿现在来说,大厅里井然有序,人们彬彬有礼,如果此刻贸然行动,就不是明智之举。”冰姐总结道,“时机、战术二者缺一不可——这就是防拍术的精华。”

    做蚊子原来还有这么高深的理论啊!乡下蚊子很惭愧,跟KTV里的蚊子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文盲。

    “做蚊子不难,做一只有智慧的蚊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知道做蚊子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最高境界?”

    “就是别人死了,你还活着。”蚊子们一起说。

    “没错,就是活着!”

    “作为KTV里的蚊子,不光要有较高的个人素养,还要了解我们的客人,做到成竹在胸,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乡下蚊子往下面瞅瞅,KTV里人头攒动,不知冰姐从何说起。

    “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是本市的市长,尽管身材和人才都不能算最优秀的,但绝对是本市最有影响力的男人。”

    “市长先生也来了?”乡下蚊子情绪有些激动,她睁大眼睛望去,可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小老头。岂止不够优秀,简直就是猥琐。她第一次见到的大人物竟然是这样的形象,不免大失所望。她报复似的说,“我听说上面出新规了,领导干部出入娱乐场所是要被问责的——感情是谣传啊?”

    “不错,是有这样的规定。”果果接过话题说,“不过话说回来了,全市有那么多的领导干部,谁知道是给哪个规定的?既然不知道是给哪个规定的那就跟自己无关。”

    果果说得有点绕,这只乡下来的蚊子听得脑袋都大了。不过说老实话她也不想明白——这好像跟蚊子没有一点关系。

    “你可能也听说了,市中心要建一座立交桥。市长把项目送给了他的情妇,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给了她的情夫,那个朝三暮四的小白脸给了他的相好的……最后才到了建桥师手里。呶——”冰姐努了一下嘴,“就是那位。”

    她朝那边看看,一个秃顶老头举着一只高脚杯,弓着腰,正满脸堆笑地和市长过电呢。

“十几个亿的项目,转来转去连十分之一也不到了……”

    “那不是无利可图了吗?”乡下蚊子不解地问。

    “建桥师才不会做这种鸡肋生意呢!”乐乐说,“他拿废报纸糊了一座桥——可漂亮了!不但得了建筑金奖,好像还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呢。”

    “纸糊的桥?”乡下蚊子惊叫起来。

    “刚举行完交接仪式,那边的一只胖老鼠就迫不及待地到这边来——据说是参加一档相亲节目。也是活该它倒霉,这家伙一向贪吃好睡,体重远远超过大桥的负荷,还没走到桥心呢大桥就垮塌了——太惨了,脑浆都出来了……”

    “这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建桥师这回可摊上大事了。”

    “这不找市长打点来了嘛!”

    “鼠命关天,恐怕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已经定性了——胖老鼠负全部责任。”

    “啊?”乡下蚊子惊讶地眼睛拉成了V形,“难道专家都是徒有虚名吗?”

    “专家还不是看市长的眼色行事!”

    乡下蚊子张大了嘴巴。这城里的事情,真不能用乡下人的标准去评判。

    “那个叫嘟嘟的小姐是市长的干女儿,一口一个干爹叫得可亲呢。”美美说,“有次我身体不舒服,活干得有点拖泥带水,被她直接带进了包厢里……”

    乡下蚊子睁大了眼睛: “这下可麻烦啦!”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已经抱着被拍无疑的心了。”美美突然格格地笑起来,“他们压根儿就没理我这个茬,门还没关严呢两个人就迫不及待地搂在一起,亲上嘴了。”

    “市长先生不是嘟嘟小姐的干爹吗?”乡下蚊子不解地问。

    “你真是傻得可爱!”乐乐接过话茬说,“什么干爹干妈的,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掩人耳目的伎俩罢了。”

    乡下蚊子又好好地端详了嘟嘟小姐一番,由衷地赞叹道:  “真漂亮!难怪连市长先生都动心呢。”

    “嘁!”美美撇撇嘴说,“你是不知道,之前最渣的男人都看不上她。”

    “为什么呀?”

    “去了趟韩国,回来就成这样了。”

    “她真的爱市长吗?”        

    “……”

    “那个疯狂摇头的是个瘾君子,你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上月有个姐妹和他互动了一下,结果染上了毒瘾,积蓄花完不说,把身体也搞垮了。被家人领走强制戒毒去了。”冰姐叹了口气,伤感地说,“一起玩的好姐妹,到现在都没有一点音讯……”

    “不说她了,你再往那边看。”

    乡下蚊子顺着冰姐手指的方向,看到右边沙发上坐着一位风度翩翩的帅哥,正捏着优雅的兰花指,撮着嘴品茗呢。帅哥脖子上挂着一条小孩胳膊那么粗的金链子,每个手指上都戴着一枚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

    “哇!”乡下蚊子惊呼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吧?”

    “其实是个穷鬼。”果果说,“链子和戒指是花十块钱网购的。”

    “他要干什么呀?”

    “做诱饵呗!”乐乐说,“专门钓那些涉世未深、又想一步登天的女生。”

    “他成功了吗?”

    “当然,”小小说,“远的不说,最近就有六个女孩儿被他骗财骗色了。”

    “大家都当心一点,”冰姐一本正经地告诫蚊子们,“这位是真正的美女杀手。”    

    乡下蚊子向左边看了一下,角落里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浑身赤条条的只穿了一条短裤,正一杯连着一杯往嘴里灌红酒呢。

    “那个人好奇怪,不唱歌也不跳舞,就知道一个人闷头喝酒。”

    “那是一位绝望的中国股民。”

    “专家不是说股市见底了吗?”

    “可别提见底的事了。”果果说,“他就是因为听信了专家的言论,加杠杆买入——什么婴儿底、胎儿底、卵儿底……一破再破,都成无底洞了。最后被机构强平了。讽刺的是老婆还跟着专家跑了。”

    “要是现在发起攻击,应该是最佳时机吧?”乡下蚊子做了一个大幅度的吞咽动作,透露出强烈的进攻欲望。

    “别招惹他,”小小说,“晦气!”

    “那个穿黑衣的是个生面孔,他的包包总是对着市长,还不时去门口打电话。这家伙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大家都警觉一点。”

    当时钟指向凌晨一时三刻的时候,KTV里热烈的程度达到了高潮。在酒精、以及荷尔蒙的刺激下,人们亢奋到了极致,场面一片混乱,KTV里已经没有北了。

    “姐妹们,听我说,”冰姐拍拍手,“都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我们要干活了。”

    “早准备好了,”蚊子们个个摩拳擦掌,异口同声地发出请求,“快点分配任务吧!”

    “那我们就开始行动了。”冰姐拉起小小的手,信任地说,“成功往往都源于一个完美的开端。小小,你心思缜密、处事沉稳,这打头阵的任务还得交给你。对象嘛,你自己选。”

    小小朝下面看了看,迅速锁定目标,一个俯冲就下去了。

    建桥师忽然感觉耳朵尖火烧火燎地疼,他知道有一只蚊子叮在那里。但此刻他正双手端着酒杯给市长敬酒呢。等他终于腾开一只手拍下去的时候,小小早回到灯绳上了。

    小小不辱使命,活干得干净利落,赢得了所有蚊子的赞誉。

    “姐妹们,我们还是按照惯例,照顾一下市长大人和嘟嘟小姐吧。这支舞曲跳完他们就要进包厢了——那里是我们蚊子的禁区。这个女人可不好对付。美美,还是你去?”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美美立刻进入战备状态。她观察了一下客人的分布情况,迅速划定出一条最佳的飞行线路。

    冰姐检查了一下美美的装备,拍着她的肩膀叮嘱说:  “注意安全。”

    美美出发了。嘟嘟小姐对蚊子特别敏感,直间进攻她一般很难得手。美美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从她眼前飞过。嘟嘟小姐如临大敌,高举着一双小手严阵以待。美美在嘟嘟小姐严密的监视下,优哉游哉地落在旁边一位男士的肩膀上,慢条斯理地履行着吸血前的每一道工序。嘟嘟小姐终于放松了警惕,转过身继续和市长眉来眼去。美美迅速起飞,神不知鬼不觉地叮在嘟嘟小姐粉嫩的大腿上。灯绳上的蚊子们,见证了美美的肚子鼓起来的全过程。

    美美把这招瞒天过海玩得太精彩了!

    市长像婴儿一样把头埋在一个妖艳女人的怀里,要不是屁股还在有节奏地扭动着,真以为睡熟了呢。

“这个就交给你了。”冰姐对乡下蚊子说,“饿坏了吧?没什么可矜持的,尽情地享用去吧。什么时候厌烦了,再回来也不迟。”

    乡下蚊子明目张胆地趴在市长的脖梗子上,口器精准地刺进一条蓝幽幽的像蚯蚓一样弯曲蠕动的血管里。市长先生竟然没有一点回应。她大口大口地吮吸着,直到吃得都打嗝了才拖着笨重的身子飞回来。

    乡下蚊子初战告捷,蚊子们热烈鼓掌表示祝贺。

    冰姐满意地点着头说:  “身手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

    “果果,该你了。”冰姐指着下面说,“骗子快要得手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你从右边迂回过去,动作要快,下口要狠。记住: 不要贪玩,见好就收。”

    果果果真是孩子气,干完活回来就得了,她偏偏又去戏弄骗子。骗子恼羞成怒,挥舞着一把大号蝇拍,满世界地追打仓皇逃窜的果果。要不是冰姐及时分散了骗子的注意力,果果今晚肯定被拍了。

    好在有惊无险。

    冰姐严厉批评了果果擅自改变行动计划的错误行为,并勒令停飞反省。

    接下来,所有的蚊子都出动了至少一次。蚊子们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每只蚊子都收获不菲。

    小小一共出击了三次,吃得肚子都有点撑了。

    大厅里的客人除了老股民和瘾君子,几乎都被蚊子光顾过了。美美也出击了三次,她三次选择的对象都是嘟嘟小姐。

    一曲终了,市长和嘟嘟小姐拥着进了包厢。老股民已经醉死在桌子底下了。骗子也终于搭上了一位寂寞的少妇。至于黑衣人,行踪太过诡秘,只被小小光顾过一次,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走掉了。

    蚊子们圆满完成了任务,陆续回到灯绳上。她们有的闭目养神,有的说笑打闹,还有的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总之,她们个个酒足饭饱,尽可以做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乡下蚊子想起之前问的那个问题还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就又问了一遍: “她真的爱市长吗?”

    冰姐正要说什么,突然闯进来一个愤怒的老女人,身后跟着两个耀武扬威的大汉。

    “我知道了——”冰姐恍然大悟,“黑衣人是一位私人侦探,是他给市长夫人通的风报的信。”

    “这下好了,有热闹看了。”

    “别光看热闹呀,”冰姐说,“劳烦哪位姐妹再辛苦一趟,过去和客人打个招呼,骚扰一下也算礼貌。切记: 包厢里不能进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谁都能想到,KTV里的蚊子们早已司空见惯。

    以后的每天都有故事发生,有的新鲜刺激,有的狗血无聊。KTV里一如既往的灯红酒绿、笙箫歌舞,简直就是蚊子们的天堂。

    从乡下来的那只蚊子死心塌地喜欢上了这里富庶繁华的生活。她像KTV里的所有蚊子一样——不,她就是KTV里的蚊子,白天养精蓄锐,晚上尽情享受上天赐予的饕餮盛宴,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不过,有一事她始终想不明白:

    嘟嘟小姐真的爱市长吗?

    2016.07.20


赞(35)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顽石] [罡风] [明月穿行] [半城寺] (查看更多)
     
书签:跑进 KTV 蚊子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红眼睛 下一篇看戏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