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诗(首发)>>现诗(首发)内容
小酒馆诗人 | 2019.7.3(第四期)分享阅读
类别:现诗(首发) 作者:琉璃姬 发表日期:2019-07-04 04:18:40 自媒体:
编者按:



小酒馆诗人 | 2019.7.3(第四期)



以人间的矮茶树与鸟衣裳

没有翅膀,却天生要飞行

民间体温,诗的灵与写



             

 本期收录诗人


(容量较大  一个月精神罐头) 


(排名不分前后 按整理稿件时间顺序)




北京:黑非


湖北:天涯刀客  雪域探客(杨晰)


      星月夜  黎落  洛九


上海:杨泉


江苏:一恩 曾悲


四川:步钊 谷白 芳藤


山东:孙峰  微微南风  kokoxi11


河北:一苏


河南:王春法  


陕西:顾念


安徽:老井


甘肃:李景成  云端(袁少云)


福建:琉璃月


重庆:余世万 木落 慕凉城


贵州:罗敏  水中火 山崖(黄升能)


云南:雁丘  李鑫  


新疆:李景成  


西藏:微微南风


雪域高原:雪域探客(杨晰) 


火星:夕颜飞雪  


人间边缘:琉璃姬(瓶盖猫)





第四期《小酒馆诗人》主题曲歌词




飛び方を忘れた小さな鳥  


(忘记如何飞翔的小鸟)




演唱:米希亚 MISIA




空を翔る飛行機窓から見下ろす雲は雪のよう


(翱翔在空中的飞机 向窗外望去是如雪的白云)


あなたの住む場所へと向かってこの心は揺れています


(飞向你的住所 我的心在颤抖)


季節も時間も全て変わっていく


(不论任何季节或时间 一切都在改变)


ねえ見てよほらオリオンが地平線に輝く


(喂,快看 猎户座闪闪发光在地平线)


飛び方を忘れた鳥のよう


(就像一只忘记如何飞翔的小鸟)




僕は何かを見失って


(我失去了什么)


傷ついたその場所から生まれ出た


(就在那受伤的地方)


痛いほどの幸せを見つけた


(找到令人心痛的幸福)


すり抜けてく幸せ程儚い事とは知らずにいた


(向前伸延的幸福之路 还有不为人知的虚幻)




すれ違いや憤りにそっと瞳をそらしていた


(轻瞥一眼 看到的是过错与愤怒)


季節も時間も追いかけてみよう


(不论任何时间或季节 一直去追寻)


ねえ見てよほら太陽が昇る淡い空を


(喂 快看 太阳升起的淡淡天空)


飛び方を忘れた鳥のように


(就像一只忘记如何飞翔的小鸟)


いつか何かを見つけたなら




(如果在何时找到什么)


気がついてその場所から生まれ出た


(我觉得一定是出生在那片土地上)


痛いほどの幸せにきっと


(令人感到心痛的幸福)


季節も時間も追いかけてみよう


(不论任何时间或季节 一直去追寻)


ねえ見てよほら太陽が昇る淡い空を


(喂 快看 太阳升起的淡淡天空)




飛び方を忘れた鳥のように


(就像一只忘记如何飞翔的小鸟)


僕は何かを見失って


(我失去了什么)


傷ついたその場所から生まれ出た


(在那受伤的地方所产生令人心痛的幸福)


痛いほどの幸せに今気付いて


(现在 我感觉到了)






天涯刀客的诗 (湖北 武汉)




江陵留别


送白说兄之岭南




古城夜寻色,花弄肩上蝶。


楼底幻灯彩,墙头关公月。


风停望章华,青衫别故国。


此间酒甚好,夜听东方白。




要赤足,要用孤寂浸润


在长江东湖的细浪里


用每个深夜


送星月入眠


听你在文字里细细念白


心如猛虎,听你在暗处细嗅蔷薇




湿漉漉的海风


迎面吹过




有细沙在字符背后流动


在墨汁奔跑的飓风沙尘里


一大串藏在光阴背后的岭南旧事


在时间的壶汤里


沸沸扬扬






鹤壁




鹤壁,我要把那些沉睡在时光深处的竹简打捞出水


缝补在记忆的渔网上


就象父母把我们从浑沌的黑洞里打捞


上来,安放在人间


我要吹熄现实的灯烛


顺着竹简沉寂的脉络


进入殷商四朝帝都


去朝歌寻访诗经的源头


采摘摘星台的荇草洗手


枕三仁祠的香草入眠


云梦山上,仰望教授众多高足,


用名字的灿烂光华,照亮


战国夜空的鬼谷子王师禅者


去五岩山,拜访药王孙思邈,


煎制千金药方,从此四海八荒,悬壶济世


去悬空寺寻纣王降香处


看纣王设行宫采暖乞福,求万世太平


至古灵山,拜见采炼五色石补天的女娲娘娘,


风吹桃林,落花满天,抟土造就万代子民


当周文王被幽禁于青岩绝


悟化阴阳玄学,创周易太极八卦


儒商端木子贡,正发迹于式微


当许穆夫人用竹简刻下


“淇水悠悠,桧楫松舟,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时节


浮丘山与大坯山隔淇水相望


唯听一声鸽哨,壁立万仞之上


一排白鹤直上云天






光阴环三亭而立 




在德山,点一柱香


光阴环三亭而立


在禹锡的陋室打座


沏一壶清茶,读屈子的诗歌


看一尾鱼游出视线


这是五月,夏至未至


德是春天寄存的余香 可以醒脑,明目,


消解肝火 山居静寂,花开成景


可以听禅,悟道,修心


阳光照在德山石碑的铭刻上


山花灿烂,一瞬间


满池莲花就开了




诗人简介:湖北诗人天涯刀客,湖北孝感卓尔镇桃花驿人,现居于武汉市,琉璃姬老师






黑非的诗 (北京)


    

清 冷



商场倦了

那些在商场的人

昏昏欲睡

唯有我这个避暑者

在商场里转悠

室外温度已超越

红色预警

不在家里不在单位

不忙的人

商场是最好的去处

(唉!有闲人能有几个?)

你看阳光下那些奔忙的快递小哥

商场里的小姐姐

你也在看手机

在手机上淘宝

客人能不萧条

有首歌叫:找啊找啊,找朋友……

如今都在找朋友

等来的朋友

还有好酒吗




古法生煎


这家店叫悟煎道海派古法生煎

我没有吃他们的生煎

不知其中滋味

既然是生煎

那也是包子

我在想这家店的生煎

一定别有洞天

你看他的店名

毫无章法

中式海味

今古贯通

这是一个

什么样的生煎

有机会

一定品尝




一个人


一碗秦椒凉米皮

加一杯乌镇酸梅汤

这是我的午餐

我没在家里

我在丹尼斯四天地的三楼

外面很热

这里很凉

今天的午餐

也只能这样

我不抽烟又不嗜酒

朋友们又都那么忙

一个人的时候

也只能这样过了



诗人简介:河南人陈亮,笔名:黑非,曾在西藏生活工作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上世纪


九十年代中期停笔至2016年。诗曾获《诗刊》“珍酒杯”诗歌大赛三等奖,诗作入选 《 现代主义诗群


大观1986-1988》(徐敬亚等编),2016年诗歌入围“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 ”现代诗系列。现居北京。





步钊的诗 (四川 成都)



龙泉山



(首发于云中诗刊)



一柄剑指向天空,就是态度

一个人走向远方,就不必回头

一段美好的爱情,如此斩钉截铁

绝不拖泥带水

一首诗,汪洋恣肆,卓尔不群

名叫桃花的女子,住桃花故里,

南望简州,却从不开口

她荷锄,她纺织,她弹琴,她在梦中笑醒

安居桃源的文士,一剑东来

他读诗,他拔剑,自耕自足

圈点千里江山,目光始终清澈

却从不知道

有一片桃花为他飘零


大山村,十八梯,山泉镇

我路过的日子,细水长流

你写下的文字,摇曳多姿

爬坡上坎,撑船,过河

每一段光阴都坚定有力

噗嗤一生轻笑,桃花落,离人归

天地悠悠,白露为霜,为谁梳妆


李白一去不返

剑意根植内心

张飞营仍在,文王石碑空留。

不再为一个女子歌唱,那就用握剑的手

为疲惫的母亲挑灯吧

无论山顶放歌还是山脚牧羊

我等你开口




仅仅是柴火


(首发于中国南方艺术) 



仅仅是柴火。清寒中的热望,一份真爱

就足以深深地打动我们

比饥饿更具体,比死亡更痛快淋漓

这春天种下的心事

从我们积雪的面孔出发

一瞬间就铺满了所有的道路和诗句

让人类永远无法摆脱命定的光明

 

仅仅是柴火。比天空更接近真相的纯粹形式

只是站在这里,远离冬天的狼群

让我联想到所有的幸福最终都必是灰烬

所有的热情最终都归于寂静

只有造就我们铮铮铁骨的群山

博大。恶毒。表里如一

铭记着我们所有的劳动,饱含感激与忠贞

 

最后就只剩下温暖和疼痛了

就只剩下农具。在干柴与烈火之间

暴风雨永远渺不可期。带走?不!

我将全部留下。包括精神和肉体

当火焰还在寂寞地跳动,脚步就会继续延伸

乡亲。大地。启示就停在这里:

我没有说出的你已完全明白

我说过的,你要  彻底  忘记




 诗人简介:李步钊,蜀南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协、摄协会员。1985年来以步钊、洛浦、夏风


等笔名在《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作品》《青年作家》等报刊及网络发表了大量诗


文摄影作品。与友人合著有《上升:青年诗人三家自选诗》《缪斯的儿女》《简阳新诗11家》等 ,著


有个人选集《热爱世界》。创办诗网刊《新诗天地》





雪域探客的诗(湖北 雪域高原)



结束



一块土地,被一群蚁族不停敲打着

草木在夏季没有死去,已惶恐不安

钢筋混凝土垒起的怪物,冷漠对峙着

宇宙模糊,语言真伪难辩

所有事物在指尖上逆行,唯有尘埃扑来



黑夜,盛装着天空冰凉的雨水

我抱着一颗粘满苦汁的心

模仿夜莺的叫声潜入其中,拼命打捞

相信希望与真实藏在那里

我一次次潜伏,一次次由失败告终

人生所有预计,将在黑暗中结束





失聪于喧嚣之中



仰望苍穹,云朵在空中漫游

把心掰成几瓣,也不愿落在土壤里生长

火石,从但丁地狱里喷发而出

生命悲哀脆弱,似乎所有的不幸来自不幸

所有的黑暗来自黑暗


我交出身体里所有的白

失聪于喧嚣之中

语言被无形的火锯切断,摧毁

羞愧和愤怒,也被机器尖叫声淹没至死

赤裸裸的被命运之神撕成碎片




雾霾



很长一段时间,天空布满雾霾

巨石一样压着房顶

空气稀薄,呼吸也是疼痛的

睡觉时,我开始习惯把脸埋在枕头下


一根线在黑暗中飞

想落下,风把它越吹越远

它虚无的影子,让宇宙显得更加空洞黑暗

四周声音凌厉悲凉


醒来时,发现枕头上湿漉漉的

窗外雾霾更加稠密



诗人简介:雪域探客,本名杨晰,一个拄着拐杖行走雪域高原的流浪女人…… 早已习惯独自步入荒凉


,饮水充饥。


湖北随州人,现居贵州省贵阳市,著有长篇小说《藏地女人》报刊上发表分行和散文。《中华山诗刊》


副主编,《湖北诗歌》执行总编。





老井的诗(安徽)



淮北平原的井(组诗)


                      

轻与重


最轻盈的煤是综采机割下的

用皮带运输机打上来的,把它捧起来

手心里便有了一团羽毛的轻盈

只要把它点燃

一甩手扔出,它就能像只展翅的黑鹰


呼啸着烫伤长天

稍重点的煤是炸药雷管崩下来的

用矿车运上来的,把它捧在手心

像捧着一块初经开凿的思想,只有竭力地将它扔高

它才能载着亘古的山河积淀

在新世纪的额前,飞上悬念迭出的一段


最重的煤是用手稿刨下来的

用骡子拉上来的,那天在某小煤窑的煤堆中

我就手捧起来了一块这样的炭

沉甸甸的它带着煤炭工业的重,拽住我的身躯

直往地心深处坠。只是轻轻地一掐

就见它的身躯大恸

从这黑化石的肌肤表面瞬间,渗出的好多殷红之血

在时代的大伤口上生动地洇开


 


淮北平原的井


淮北平原的井很多,村头储满天空情泪的

独眼,如插进大地肌肤内的水银表

矿墙内八百米深的井筒

像是岁月长长的听诊器,径直切开大地的肌肉

直接放到它的心跳上


午夜子时,村姑投井时产生的

那声脆响,扩散到淮北平原上就是

一层辽阔的秋霜。落到煤矿的老井底

就是一层沾满砒霜的银针。有几根

灰白的骨头被扎痛,从井底猝醒

站起来,口中背诵着领袖语录


开始收拾自已雨点般散落一地的肉体

井口绞车房内的女司机,握紧钢铁的操纵杆

像是握住内心惊恐万分的火苗

在一个投井自尽男人

八百米深的忧愤目光里穿行

绞车运行得太吃力

井筒内往返的大罐慢得像

散架的感叹号


 

贝壳


眼前的煤矿黑茫茫的

一排洋楼像是生产报告的标题

山风从微合的

窗口,钻入女浴池

多少年了,有人在大地深处挖炭

有人在大地表面攉雪


淮河边,运煤码头漆黑而忙碌

我捡起一只蚌壳,它苍老、斑驳、易碎

像捡起这只蚌壳的我

不远处,轰隆隆的撞击声传出,矿车蜂拥而上

它们是装满了沧海桑田的

另一种贝壳



诗人简介:老井,本名张克良,煤矿井下工人。在《诗刊》等发过多篇作品。出版有诗集《地心的蛙鸣


》等。获得过第二届桂冠工人诗人奖等。以底层诗人的身份参与过鲁豫有约等节目,是纪实电影《我的


诗篇》的主要诗人演员之一,安徽省作协和中国煤矿作协会员。


诗观:呈现、悲悯、厚重 、忧患,深度叙述,原生态写作。






夕颜飞雪的诗 (火星)




我不需要男人



男人

让我感到陌生

他们木讷 迟钝

花心

冷漠的感情 机械的

抽插



那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是葬礼

我不喜欢男人

我需要爱情 但不需要男人

——千篇一律的男人



我的猫丢了



养了好几个月的猫

丢了

很生气 很生气 

生气到不想心疼它

只心疼钱


可是 我还是忍不住哭了

躲被窝里 哭了半小时

好像是我自己丢了 找不到家


丢了一只猫

却像是丢了一个 骨肉相连的

孩子




我想要的生活



南征北战

穿越半个星球

灭人无数

不是为了得到更大的世界


相反

我只是为了

一个小小的世界而战

小到

只有我们两个人

但我知道

那是不可能的 永远


所以

我还要继续流浪

可能两个人的世界也很奢侈

那就再小一点

小到

只有我一个人



诗人简介:火星人(其实是浙江宁波人)身体里住着个安妮塞克斯顿(形容词)和火星女孩(这句是破


猫加的)





罗敏的诗 (贵州 贵阳)


情人


情人不必是一个人

它可以只是突然的一个念头

像一阵雷声,在山谷回响

响声直达云殿。是一点明火

在黑暗中穿过,那里有————

潺潺的小溪以及茂密的丛林


水草上小舟摇晃,波澜惊醒

狂风怒吼,似遗言般深情

巫山的七层塔顶上

愿佛祖度化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