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走廊(组诗) - 现诗(首发)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诗(首发)>>现诗(首发)内容
昆明走廊(组诗)
类别:现诗(首发) 作者:琉璃姬 发表日期:2018-08-09 21:05:00
编者按:笔调随意性很强,这说明了诗人在生活之中的洒脱,诗人善于运用语句表达内心的情感,某些地方厚重且耐品,写作手法独具一格!

■ 中国人的圈子   


   铜臭的,墨臭的,血臭的

   乳晕深黑色,乳头要开出紫色曼陀罗

   你必须躲开尖刀,躲开狐狸,躲开垃圾分类

   用泪水和汗水画个圈,把一起撒尿和做 爱的人拉到圈子里

   好的圈子都画在阴暗处,纳凉,干着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坏的圈子都暴晒在太阳下,烤疯的皮包骨头要互相厮杀


   孙悟空画了个圈,把唐僧唬的一愣一愣,圈子里的师徒都修成了正果

   你画个圈,不断争取把我拉进去,成为你的信徒,或是帮凶

   我画个圈,也争取把你拉进来,怎么劫贫,怎么仇富,分赃不均怎么干掉彼此

   苍茫暮色,明天一缕曙光早起,黑夜漫长,你我晚上要赴鸿门宴

   饭桌也是个圈,酒杯是个圈,怎么尊卑,怎么座次,怎么敬酒,怎么讲话,怎么算计

   等着嘲笑彼此酒后现出原形,疣猪,蝰蛇,毛虱子,安康鱼……


   你必须躲开乌鸦,躲开疾病,躲开没有圈子的孤魂野鬼

   从一个圈子跪着,躺着,健身,整形,养小鬼,吃生猪心

   努力钻进下一个圈子,钻进下一条裤子或是裙子

   从虎口里,挤掉一颗脱落的虫牙,由牙齿的钙长成人形

   从登机口到出站口,从会议室到卧室,从会所到城中村

   从万里长城到手机屏幕,从大佛头顶到灰指甲里的沉积物,所有的幸存者

   所有的朝暮,所有的命运,所有的铁锤敲打着积劳的脊椎背


   我早已是没有圈子的野衣裳,夜叉鬼,罗刹鬼,人间边缘的朋友,老鬼们

   时间考证了,我们努力让自己活成鬼,不吃人的穷鬼,吝啬鬼!

   我不愿一直做鬼,用马尾草编头发,以弱柳为骨,以莲藕生我肉,莲心味苦

   你们好奇我还有怎样的神通?男人的头发用不了许多马尾草

   我把剩下的,还剩下的草,编一个圈子,圈子很小,足够我们站立,拥抱

   等手机充满电,我把这个圈子起名为“昆明走廊”

  

   ■ 小波找我喝酒,说自己的遗体没有伤口


   人物:铁豆(化名 大学同学 老朋友 城市白领)

         小波(化名 少年时玩伴 城市底层个体户)


   我不过三十多岁,人生还有期许,还有照明,腿上还有力量

   你呢,比我大一岁,怎么记忆的铁锈迹斑斑的

   小波这个漂亮的男人,年轻时你比我混蛋,伤过心的女孩足够多,最后留在世上的

   ——只剩下孤儿寡母,没有工作

   

   麦田以淘金者的颜色辜负我们的青春,油菜花从马街开到南屏街

   红土高原上,一声兄弟就要酗酒的男子汉,野蛮又浪漫

   这座城市里没有金马,只有草扎的马,草马载着我们的生活和理想

   这座城市也没有碧鸡,只有一地鸡毛和那些一生斗殴的饥汉们

   天空仍是一无所有的蓝,凤凰的图腾刺青在我的大腿和心上,火鸟再也挡不住烈阳

   (昆明碧鸡传说:凤凰为救干旱土地上的人们,以身躯挡太阳致死)


   阴阳相隔,今晚你要和我喝酒?这世上没有人主动找我喝酒

   ——除了借钱,除了找把枪,除了搞女人

   还是聊聊青春吧,快八年了,扭伤脚裸时背过我的朋友

   红色的皮衣,吹乱刘海,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你的青春,记忆中的美少年

   白色的衬衣,吐着铁星子,黑色的高筒靴子,我的青春,放荡不羁的浪子   

   我们总是被一家又一家公司开除,你创业,我喝酒,吹一瓶啤酒骂着操你妈的


   可是,你怎么办?在人间活过了三十岁,那个少年还是没有城府,往肋骨插刀子

   在昆明走廊,铁豆告诉我,你已经离开了,离开这个我们一起爱过操过的世界

   这些年来,我快失去了勇敢,除了纨绔子弟,除了浑人,我妥协了

   准确的说,是和解,泥炭烂在了春天里,我想要活下去


   你活错了圈子,草应该和泥在一起,和蚯蚓在一起,和蝴蝶与鼹鼠在一起

   我追问你的死因,你不能说,你的酒量彝人晓得,世上喝服过火孩子的人并不多

   或是,肝脏的衰老超过了脸皮,陆地上的龟永远跑不过狡兔

   你的一生,从我的角度看没有意义,人眼冷漠,你本来可以活的更有作为

   我们还没一起看过盛世,没有一起踩过冻土,你就倒在了酒桌上

   ——在大江大湖里,被劝酒的水鬼,文明的杀害

 

   ■ 苛比,除了沉默,你只能等死

 

   人物:汤圆(化名 高中同学 老朋友 退伍军人)

           苛比(化名 高中同学 老同学 城市蚁族)


 

社会观察:2018年昆明人均住房面积43.76㎡(统计局)媒体:你们拖了国家后腿吗?

               铁豆,和父母挤在古老的巷子里,挤在旧成哥特的阴暗矮楼里,他的房间不足10㎡

             

    2018年昆明城市平均月薪6676元 春城头条自媒体:你们拖了国家后腿吗?

    昆明按摩师:7900元/月 (旁白:小姐的收入平均是这个水平)

    昆明健身教练:10100元/月 (旁白:我们快连饭都快吃不饱了还必须全民健身)

    昆明美容师:4680元/月(旁白:从美容行业辞职前,亲眼目睹过农村姑娘每天16个小时以命劳作)

    昆明快递员:4430元/月(旁白:作为城市最复杂的职业群体,既有劳苦敬业的师傅,也有恐吓打人的凶徒)

    昆明编辑:4270元/月(旁白:百无一用是书生,果真拖了国家后腿)

    综上:除了帅哥和美女,全部低于平均月薪,面有饥色,也要将娱乐进行到底!


    媒体:工资高低还得看个人能力!(旁白:我们都已经跪在地上生根了)

    世界属于强有力的人,属于大无畏的人,属于不屈不挠的人

                                      

                                         ——〔波兰〕莱蒙特《农民》


    铁豆:2018年昆明市区早餐(5元起步 油条 煎饼)午餐(15元起步 米饭 有荤素)

    汤圆:看看人家苛比,从不抱怨,从没想法,你们整天瞎哔哔怨啥呢?

    汤圆生存状态:大车司机,月薪4000元,父母,妻子,女儿一家人住在父母单位宿舍老房子里,我常常羡慕他妻子的理解和善良

          

    苛比从不抱怨,下班有电脑游戏玩就好,电子娱乐行业的崛起对应着什么?

    苛比生存状态:月薪1700元,超市工人,单亲下岗家庭,打工十多年,三十多岁,无车无房无存款


    婚姻恋爱:对某些社会群体来说,约等于绝种,城市姑娘车房相亲,农村姑娘天价彩礼相亲

    育儿教育:???

    疾病医疗:病了等身体自愈,他们都是这个城市基因变异的超级英雄

    住房环境:父母的老屋,城中村,把城中村都拆了他们只能睡马路

    更换职业:除了逐渐衰老的身体,逐渐黝黑,逐渐矮瘦,这个城市里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平凡者,无特殊才能,无天赋

    养老(自己包括父母):?


    苛比,除了沉默,你只能等死!

   

    ■ 梦中人?镜中人?


    人物:王笑(化名 大学同学 老朋友 城市打工族)


    脚趾头冻僵了,你还是不会愤怒?我就该为你愤怒了,那些深深的根茎

    十多年来,你并不知道我和你一样夜不能寐,卑微的爱着祖国,爱着乡音

    王笑做一个梦,王笑一直在打工,年复一年报考公务员

    多年前,人们就以孔乙己那样的形象嘲笑着你,我没有笑

    ——我们都是读书人,奴才和婊子才嘲笑有理想的人


    朝廷看不上我们的文武艺,蜘蛛母亲不织网,你我都过于平庸

    资本市场不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我揭竿,占了山头,做个有良心的包工头

    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但确实是我自找的,至今我独自仰望星星时仍会流泪

    你是比我更倔强的人,理想对你意味着什么?精卫鸟填海

    这个时代还需要理想吗?只有出生于理想乡的人才配拥有理想

    

    黑夜里,你让我坠落,我让你坠落,打不开降落伞就打开手机坠落

    看看朋友圈,人们幸福的模样,每一个人都是刻意幸福的,每个人都不需要理想

    数钞票的麻木足以维持所有人的一生,可是你还是没弄到钞票

    你选择不结婚,每一次相亲,每一次亲友关心和问候

    ——都让你愤怒,不愿启齿,你终于愤怒,你该愤怒!


    可是,你我的愤怒像,形象很丑陋,很滑稽,和菩萨的忿怒身比起来

    烧火的小鬼足以对我们,一剑封喉,或是,连小鬼都懒得搭理我们

    ——醒来是干枯,继续做梦才是生活!


    我开始下厨,离过婚和打光棍的男人都喜欢烧菜做饭

    谈到美食,你我才发自内心笑出声来,食物链产生了安全感

    可你,不该在卧室里放一面镜子,不该一个人做梦

    在你醒来的时候,在你的母亲去世的时候      

   

   ■ 程小猫的独立宣言

   

   人物:程小猫(化名 大学女神 老朋友 律师 城市中产阶级)


   以前,我觉得程小猫高贵得,不可走近

   1.女神是一首散文诗 

   2.幸福从头顶飞过是一首自白诗

   这是第三首诗了


   第三首时,我对你已经没有爱情了

   只是十多年的老朋友,只是一首涂鸦诗

   像你拨通我的电话,找聆听者

   ——你和其他男人的故事,也听我这个话痨的故事


   幸好,我们手掌的线条,从未相连

   否则,今天我们连朋友,也做不了

   你和我一样的骄傲,一样的爱恨分明,特立独行

   

   我们命运里,都注定有一场情债要还,也许还有

   我尝试劝说你,可你我冷暖自知

   ——我们是一种人


   我们这一代人,拼命的与众不同,又拼命的与人不同

   我们拼命逃出体制,又拼命逃进体制,围城里的领主一直笑眯眯的

   不顾一切的结婚,与爱人私奔,挖个坑朝里面跳

   又不顾一切的离婚,与情人私奔,再挖个坑朝里面跳

   不等和尚问你,我们究竟为什么活着?又有多少人希望我们死去?

   庄子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


   什么时候,我身边多了那么多单身妈妈,单身爸爸,我的抑郁症痊愈了         

   皮囊相互摩擦的温度最容易被隐喻,在这个充满唇印又容易骨折的时代

   ——在这个香蕉和草莓种植,枯竭又饱和的时代


   那些有妻子和儿子的男人,仍在深深思念着其他女人的美貌,毫不掩饰的取存款

   那些有丈夫和女儿的女人,仍在深深思念着其他男人的感性,毫不掩饰的买衣服

   还有一些男人和女人,他们像苛比,像王笑,他们没有爱的资格,连做 爱的资格都没有

   比起他们,你很幸运,燕子唾液,口水!燕窝里长高的儿子牵着你的手,你说温暖

   这是程小猫独立宣言?这是程小猫的独立宣言!

     

   

                                                  2018.8.9 琉璃姬(瓶盖猫)的诗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敏子] [徐东风] [飞鸽] (查看更多)
上一首诗:落马(外四首) 下一首诗:
阅读(69)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飞鸽
分享或打赏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琉璃姬   拥有69篇作品
    标题     作者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