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麻雀传奇 - 民间传奇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小麻雀传奇
2018-11-02 10:06:20 作者:老翁 】 浏览:364次 评论:0
编者按:故事虽然荒诞,却也妙趣横生。三个青年,因为理想走在一起,也因为理想却失去了相处的女友。但他们不懊悔不怨气。一只小麻雀给他们带来生活的乐趣,也体现了三人心底的善良朴实。文章的结尾虽然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三百万的捐款,把人物形象提升到很高的高度,虽然有些失真,但毕竟这是传奇小说,展示的好人好报的主题。谢谢作者!

 模具分厂,按照环保局限定日期,准时搬迁到距离市区十公里处的旺庄附近。李皓是热处理车间工程师,不论女友琴琴怎么阻拦,他仍然固执地跟随分厂来到车间新址。
       新厂的单身楼没竣工,李皓与两位同病相怜的难友,在旺庄合租一套闲置的农家小院。小院三间正房,西跨两间厢房。房前一丛玫瑰树上,粉红色玫瑰花绽放枝头,走进院子,扑鼻而来的芳香,使人有几分醉意。
       李皓与合租的党冉和只强,同在热处理车间工作,一位工程师,两位生产技术工人的骨干。他三人的女友,有一个共同理想,结婚之前,男方必须有房有车有存款。一次他们三对恋人聚会,为了存款的几位数,三位姑娘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
       以搬迁的名义,将三位女友聚在一起,举行六人会餐,或许能解除她们之间隔阂,重归于好。只强的提议,得到一致认定。周六一大早,三人骑车去五里外的小镇,购买许多熟食和水酒。中午三位女友准时赶到,李皓举杯为他们喜迁新厂干杯。
       党冉女友大妮子,最烦提及搬迁的事儿,找你党冉为啥?为了解决自己飘单的孤寂,不再凄冷的空守闺房。她听到李皓的祝酒词,气不打一处来,重重把酒杯撂在桌上:“被城市赶出来的破事儿,值得庆祝吗?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党冉生怕因大妮子一句话,伤害了只强一片苦心。他详装生气的样子大声斥责道:“你不能少说几句,不说话能把你憋死。”
    大妮子当仁不让,冷冷一笑地说:“哼哼,嫌弃我?好说,散伙。”
    党冉心虚了,他舍不得大妮子,一副唯唯诺诺地样子说:“我们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一对。”
    “两小无猜能当房住,青梅竹马还是能当车座?看你那穷酸样,以后连性伙伴也没得做。”
    “性伙伴?”
    “老实告诉你,我就是看重不值钱的青梅竹马,才答应做你的性伙伴。”
    大妮子的话,触碰到党冉忍耐底线,他猛地站起身,重重地拍响桌子,大吼道:“滚,别再让老子看到你,恶心的东西。”大妮子抿抿嘴,站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又折回来,拿两条炸鸡腿一笑:“一码归一码,我不能饿肚子走吧。呵呵!”
    只强的女友菲菲,本来不想参加这次没由头的集会,是只强死磨硬泡才勉强答应。她望着离去的大妮子,把筷子“啪”地拍在桌上:“这饭没法吃,琴琴,我们走吧!再呆下去就是犯贱。”
    只强精心策划的一次集会,这样不了了之。还添加了党冉落单的烦恼。
    一天早晨,李皓上夜班回来,听到有小鸟“吱吱”地叫。顺着叫声寻找,房檐下晾晒玫瑰花的笸箩里,有一只出壳没几日的小麻雀,东倒西歪的在笸箩里乱爬。
    李皓想:多亏琴琴提醒,将玫瑰花瓣收集起来,否则,小麻雀摔在石板台阶上,非死即伤。他急忙过去把小麻雀捧在手上,抬头瞅瞅房檐上的麻雀窝,已被搞的乱七八糟。估摸是老鼠对小麻雀下狠手,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失去了家园。
    它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我何不做它的家人把它养大呢!李皓用鞋盒给小麻雀做个窝,为给它打造舒适的环境。从野外搞一把干草,用锤子将干草捣碎,垫在鞋盒里。又去喂养画眉的同事那里,要来一小盒的黄粉虫,来喂小麻雀。它吃饱后,不再叫,卧在松软的干草上,悄悄地去睡觉了。
       李皓本想踏踏实实睡一觉,刚躺下又听到小麻雀在叫,叫声越来越大。他不放心,爬起来去看看它,见它的屁股在鞋盒边蹭来蹭去。莫非它想拉屎,干嘛要蹭屁股?忽然,李皓想起来,麻雀窝下面的墙上,留下许多鸟粪的痕迹,小家伙规矩不小啊。他急忙把鞋盒边剪个窟窿,小家伙果然把屁股撅出窟窿外,哧的一声,喷出很远的一泡屎。而后,拽动屁股挪到干草窝,静静的睡去。
    沉闷情绪一直写在党冉脸上,当他看到小麻雀之后,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抽空就去野外给它抓虫子和小蚂蚱。他说:只吃黄粉虫太单一,小麻雀需要补充各种高蛋白,对生长有利。
    单调生活,因小家伙的到来,增添几分意外的乐趣,它给李皓和党冉的生活,涂上一笔快乐的色彩。
    只强外甥打灯笼照旧,每个星期去三趟五里外小镇彩票站,买回彩票兴高采烈,开奖后蔫头耷脑。他一门心思就想中大奖,只为在女友菲菲面前争口气;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多时没来看李皓的女友琴琴来了。她进门看到桌上的小麻雀,脸一沉说:“你没病吧?喂这破玩意有啥用,麻雀野性,根本喂不熟,你图个啥?”
    “图一个小生命能存活。”
    琴琴脑子里油然升起一股火,每次给他联系工作之余揽活事儿,他总是推三推四,对一只一毛钱不值的麻雀倒是很上心。不由地埋怨道:“就你高尚,把心思用在挣外快上多好,凭你的技术到哪儿都吃香。”
    “我不出卖良心。那些淬火技术是几代工作人员的心血结晶,我出卖淬火技术比出卖良心更可恶。”
    “得,不来想来,来了就一肚子气,你高尚,我低俗,我走还不行,省得讨人嫌。”
    琴琴走后,李皓脑海中闪现一个身影,是他高中同学,自认为他的初恋女友婷玉。如果是婷玉,她会怎样想?闪念之间,他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已经七年未见,一位分区首长的千金,怎会记挂大山里的穷小子。他自嘲的来一句:滑稽,可笑。
    小麻雀一天天长大,褪去奶毛后变得非常漂亮。它已经能自己觅食,展开丰满羽翼,在房间飞来飞去。而且,只要李皓回来,它一定落在他的肩上,“叽叽”叫几声,好像在说:你好,你好。
    为了让小麻雀早日回归,属于它生活的大自然。李皓和党冉有意捉来活碰乱跳的蚂蚱,放在地上,培养它觅食的能力。渐渐小麻雀能熟练捉住机灵的蚂蚱,也意味着他们要和小麻雀分别了。
    那天一大早,李皓背着党冉,带小麻雀去了村外一片树林。正值夏季,树林里一片浓郁的绿色,一浪高过一浪地蝉鸣,唱响繁华喧嚣的又一个夏日。李皓将小麻雀抛向天空,任凭它在树林中自由飞翔,看到小麻雀欢快地穿梭在树的枝头,他心里无比喜悦。趁小麻雀飞远时,李皓悄悄离开了。
    李皓刚走进院子,党冉变脸变色的冲他喊:“送小家伙出门,干嘛不叫上我,咋,它是你的私人财产吗?自私。”就在党冉吼叫时,小麻雀落在他的肩上,歪着小脑袋,闭着一只眼在瞄他。
    李皓和党冉被它顽皮的样子逗笑了。小麻雀不想走,由它去吧!李皓专门在窗户上留一个进出口,方便它自由进出。又在屋檐下给它做个木头小窝,为它回归自然界以后,还有个家。
    一天下班后,党冉非要请李皓和只强去小镇饭店吃饭。党冉举起酒杯说:“明天我要出嫁了,今晚请你们提前喝喜酒。我先干为敬。”
    “听这话咋这么别扭,你是五尺高的汉子,出嫁啥意思?”
    “入赘村长府做东床女婿不好吗?反正我哥哥已经有儿子,我没传宗接代的重任,图个清闲。”
    “你爱她吗?”
    “爱对我太奢侈,她不嫌弃我没钱足矣。”
    李皓对这个喜酒喝得五味杂全,他无权干涉党冉的选择,更无法想象,以后他们夫妻婚姻生活是什么样。
    党冉出嫁走了。一直对小麻雀漠不关心的只强,不知抽住哪根筋,开始关注小麻雀。只要有时间就来李皓的房间,将纸撕成条,折叠起来放在碗里,任凭小麻雀去叼。它果真去叼纸条,又不全叼出来,只叼一两个放在只强的手上。
    只强如获至宝似的,急匆匆跑到小镇彩票站,将手中两张纸条变成彩票,兴匆匆地跑回来。开奖后,他没有蔫头耷脑,一张五红中奖二百,一张三红一蓝中十元。然而,他没为中奖而高兴,却气得直拍大腿:两张彩票合二为一,岂不中五百万大奖。
    恕不知,只强把小麻雀衔出来的两张纸条合二为一,复式投注的巨大金额,把他吓出一身冷汗。放弃复式投注想法,依旧小打小闹。幸运之神并没因小麻雀而光顾只强。两个多月过去,偶尔五元十元中小奖,不疼不痒,无法实现他发财的梦。渐渐对小麻雀失去了兴趣,偶尔让它衔两张纸条,依旧乘兴而去,扫兴而归。
    有一天,只强又让小麻雀衔出三张纸条,因车间加班,他对小麻雀衔出来的纸条又失去信心,他没去打彩。晚上开出本期奖号,没把他气死。三张纸条中有一张奖号全对,而且这期一等奖奖金,竟然一千万。仅仅六元钱换回一千万,何等光景,比乘坐火箭去太空旅游还要风光。
    梦,终归是梦,只强开始萎靡不振。他的女友听说他错过中奖一千万的机会,对他仅存的一丝梦想彻底毁灭了。她没好气的数落他一通,而后与他分道扬镳。
    打那以后,只强每天抱着吉它,反反复复唱着老电影《快乐的单身汉》插曲: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啊这样快乐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啊这样快乐
姑娘你听我说
姑娘你听我说
……
    只强不再打彩了。李皓女友琴琴,听说小麻雀神奇地衔出大奖号码,她开始密切关注彩票。每逢周二、四、日的时候,准来让小麻雀衔纸条,拿上纸条就走,好像李皓不存在似的。
    琴琴穿行市区于郊外个把月,不但没得到意外惊喜,反而搭进去三千多块。憋一肚子的气没地儿撒,站在院里手叉着腰,冲卧在窝里的小麻雀吼叫:“都是因为你,让我白扔了三千多,你小东西敢出来,姑奶奶掐死你。”
    李皓忍无可忍,一团怒火在胸中燃烧,竟然上去扇琴琴个大耳光,对她恶狠狠地说:“你再敢说一句掐死小麻雀,我先掐死你。”
   琴琴捂着火辣辣的腮帮子:“为一只破鸟你竟然打我,难道我在你心里还不如它吗?”
   “它比你纯真可爱。”
   “好,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男女朋友。不是看在四年同窗的份上,姑奶奶早该一脚踹开你,自以为是的穷鬼。这一巴掌算把我打醒了,跟你这种人一起生活,比死还难受。”
   “谢谢,请吧!”李皓如此轻松的回答,自己都大吃一惊。此时,望着哭着跑出去的琴琴,内心没丝毫歉意,反倒觉得轻松许多。忽然,脑海中又浮现出婷玉的身影,仿佛微笑着向他走来。他用力晃晃脑袋,又自嘲的来一句:滑稽,可笑。
   党冉心里牵挂小麻雀,犹如惦记自己的孩子,几日不看到它总觉得缺点什么。在这点上,李皓心里明镜似的。自打结婚,他有三个月没来看小麻雀,莫非有了新欢,忘记他最喜欢的小家伙?
   李皓正寻思党冉,说曹操曹操就到,党冉带着新媳妇走进院子。小麻雀好像在跟他赌气,从他头上飞一圈又回到窝里,站在窝边向他“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媳妇,你瞧瞧,小家伙多聪明,它是嫌我不来看它,向我发牢骚呢!”
    “没那么玄乎吧?”
    “不信?我让你领教领教它的风采。你把给它的鸡蛋黄放在手上,看它来不来吃。”
    新媳妇将鸡蛋黄放在手心,高高托起等着小麻雀。胳膊举酸了,它依旧站在窝边不停的叫着,根本没有飞下来的意思。党冉伸出手吆喝一声过来,小麻雀果然飞到他的手上,歪着头,闭一只眼瞄着新媳妇。党冉对它说:“去吧,她是我媳妇,专门为你准备的鸡蛋黄,小馋猫吃去吧!”
    小麻雀舒展舒展翅膀,又冲党冉叫几声,跳到新媳妇手上吃了起来。新媳妇被它可爱的样子逗笑了,托鸡蛋黄的手不停地抖动。小麻雀抓紧她一只手指,任凭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
    返回的路上,新媳妇不停的赞叹:神奇,神奇的小精灵。
    只强因错过中大奖,女友菲菲又与他分手,双重打击使他患上中度抑郁症。一次在工作中神不守舍,往冷切池放水时,竟然把水溅到八百多度的盐池里。多亏党冉发现的及时,避免一场大事故的发生。为此,只强被厂部送到市医院住院治疗,小院只剩李皓一人。
    转眼之间,炎热夏季,已变成大雪纷飞的冬天。
    春节期间,李皓在分厂值班,直到过了正月,他才回到大山里的家。看到父母一天天的苍老,看到村小学东倒西歪的教舍,他的心碎了。他是四个山村的孩子当中,在这所学校走出大山的唯一大学生。他多么希望这所学校,有更多学生展开翅膀飞出大山,飞到世界各地,用自己的才华描绘更美好的明天。
    但是,教室危房的隐患,如一颗炸弹埋在几百名师生的脚下,顺时有危机生命的危险。然而,自己却没一点力量去改变这一切。
    从大山的家返回只有他一人的小院,心情无比沉重。他为大山里几百学生担心,也为自己无能为力而懊恼,浑浑噩噩过了几天。他发现小麻雀很少飞进房间,屋檐上有只麻雀不停地抖动翅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哦,他明白了,小麻雀有追求者了,真为它高兴。
    忽然,他脑海中产生一个大胆假设,让小麻雀给大山里的孩子衔两张纸条,就当自己少喝一瓶饮料。他随手写了五注号码,按照只强的方法放到碗里,等小麻雀回来衔。下班回来,发现床上放着两张纸条,他急忙骑车去了小镇彩票i站,买了两张彩票。
    当他把两张彩票夹在书页时,还自嘲自讽的讥笑自己:你也信命呀!可笑。
    时间飞逝,过去半个多月,李皓早把买彩票的事情忘了。一天,车间几位工人在议论,小镇百年不遇中一回大奖,却没人兑奖,世界上啥人都有。李皓心里一阵悸动,急忙回去查看彩票,他与开奖日期对照,有张彩票竟然中五百多万的大奖。发现自己中大奖,悸动的心反而平静了。
    李皓去省城,把实得奖金四百多万兑回来,在周五匆匆返回大山里的家中。给父母留下一百万的养老金,其余三百多万全数捐给小学校,又匆匆返回了小院。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李皓依旧平静地过着快乐单身汉的生活。小麻雀已经成家了,它与自己的伴侣,每天“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好像在炫耀它们亲密的关系,故意刺激放单的李皓似的。
    房屋前那丛玫瑰树开满粉红色花朵,玫瑰花的芳香弥漫整个小院。一个周六的早晨,李皓正被玫瑰的芳香所陶醉时,党冉突然跑过来,进院门就冲他嚷嚷:“你小子够份,现在已成了全省的大名人,还是那么淡定,佩服,佩服。”
    什么名人?李皓愣怔地看着党冉,一头雾水。
    “你小子中大奖之后,把大部分奖金捐给小学的事情见报了,你自己看看。”党冉把报纸甩给他,又来一句:“你小子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可以去当克格勃。”
    “李皓在家吗?”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甜美声音,从小院门外传来。李皓打个激灵,快速奔向院门口,呆呆地看着脑海中经常闪现的身影。是她,李皓自认为的初恋女友婷玉,她手里拿着一张报纸,面带微笑地望着他。
    此刻,小麻雀落在李皓肩上,冲着这位婷玉姑娘“叽叽”叫几声。而后,在他与她的头上盘旋几圈,飞回它温馨的小窝去了。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雨夜车震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暂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