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闹会
编者按:作者把自己自喻成一只豪放无羁的精灵,于世象切疾挑溃,于人性斧底洞开。此篇选取一家事业单位的会议来着重描写,故事一步步展开,好戏上演了。“那是一个单位开的年中会,办公室秘书忙了两个通宵,赶出了一篇洋洋万言的讲话稿。这对内功炼得炉火纯青的总经理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甭说是一万字,就是两万字,念起来也是轻松自如。”此处写出了总经理的事故老道,承启了“单位里会开得又臭又长,像裹脚布”上文这句话,也间接说明了,所谓的会就是如此的形式过场。发言稿里面穿的靴戴的帽,里边的空话、假话、套话,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茅房”一词用于大企业的秘书之口,似乎不那么合时宜,但也体现了这个单位的文化背景的不上台面。“就凭总经理十几年练就的金不换的嘴皮子功夫,不用讲话稿讲个三小时也不待打嗝的。只见他边看着发言稿,边信马由缰借题发挥,嘴皮子翩翩起舞,话语如江河奔流滔滔不绝,仿佛一辆战车在隆隆推进,一串串时间痛苦地呻吟着,像无辜的苍生被无情地碾压在脚下。”此处的描写真是把发言人的嘴脸写的淋漓尽致。此时伸张正义的小精灵出手了,又是破坏椅子,摔得经理四仰八叉丢人现眼,不得不站着瞎掰。又是把茶水变冰凉,刺激他的嗓子,恨不能发不出声来才好。这些小法术还真管用,你看:“一系列的不适使他的意志开始节节败退,收住了长期开会修炼而成的惯性,极不情愿地做出了妥协与退让。他只得长话短说,废话不说,简短捷说,掐头去尾,滤去水分,挖干的说。本来用三四个小时才开完的会,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开完了。”作者的这些描述估计是长期深受此等会议荼毒之后的真实写照,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把它发泄出来,也许这是众多与会者的心生,也是一个不得不引以为戒的社会现象。结尾处,卒章显志,为整个故事点睛。既抒发的心意,又叙述了寄望,还顺带讽刺了那些个会议作风变味的所谓的会议。感谢作者来稿,问候!

   

    我是一个小小精灵,我无所不会,无所不能。我上天入地,来去无踪,人们看不见我,我却能看透人的心思和五脏六腑。

  听人们说现在一些单位里会开得又臭又长,像裹脚布,人们反应强烈但又很无奈。我出道以来从无遇到敌手,心里正痒着哩,何不趁这个机会施展身手闹腾闹腾去。
  那是一个单位开的年中会,办公室秘书忙了两个通宵,赶出了一篇洋洋万言的讲话稿。这对内功炼得炉火纯青的总经理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甭说是一万字,就是两万字,念起来也是轻松自如。
  怎样闹腾?得瞅准火候,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在会议即将召开总经理入座的那一刻,我不动声色地拿出一把神筛,将那讲稿放在里边进行筛选。我将神筛一阵摇晃,只听“稀里哗啦”一阵乱响(当然俺是暗箱操作,那声音人们是听不到的),乖乖,那发言稿里面穿的靴戴的帽,里边的空话、假话、套话全筛出来了,足足有大半箩筐,堪称史上瘦身最最经典,洋洋万言的发言稿只剩下了不足三千字。
  会议开始了,总经理刚念了几句便发现不对头,停住了。他脸色铁青声音很难听地喊道:“吴秘书,你过来一下!”吴秘书从台侧急匆匆跑过来,垂首躬腰侍立在一旁。“你看看你写的什么稿子,简直就是一个提纲。”吴秘书匆匆揭着看了几页,汗马上下来了:“这......这......这不对啊!”“别这了,你赶快去办公室再打一份。”“是。”眼看计划就要泡汤,我岂能让他们得逞,我小施法术,用手一指,吴秘书立刻用手捂着肚子直喊疼“我......我肚子不好得去茅房。”重打发言稿是来不及了,台下坐着全体职工,更重要的是台上还坐着副市长和市里有关部委的负责人,时间岂能拖!总经理低低地骂了句:“懒驴上磨就你事多!”兀自定了定神,继续开会。
  其实,就凭总经理十几年练就的金不换的嘴皮子功夫,不用讲话稿讲个三小时也不待打嗝的。只见他边看着发言稿,边信马由缰借题发挥,嘴皮子翩翩起舞,话语如江河奔流滔滔不绝,仿佛一辆战车在隆隆推进,一串串时间痛苦地呻吟着,像无辜的苍生被无情地碾压在脚下。不行,咱不能太仁义道德了,咱得特事特办来点损的,让他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索性来个釜底抽薪吧!总经理正讲到兴奋处,只听坐的椅子“喀嚓”一声断了腿,他一个仰巴叉倒在了地上。他狼狈地爬起来,左盼右顾,想让为大会服务的小王或小张给换把椅子。可咱是谁啊,咱是小精灵,咱早略施小计把为会议服务的几个人熨贴地给安排了。眼看无人来,总经理气愤至极,嘴里咕噜着爆了句粗口:“奶奶的,回去让你们几个滚你娘的蛋!”只好站着继续发言。站着与坐着是两个概念两个天地,也是会议史上从没有过的创新啊,他有关节炎和腰间盘突出的毛病,站了一会就坚持不住了,大汗淋漓。他想喝口水润润嗓子,可那茶水也得到了我的关照,凉凉的。总经理那细皮嫩肉的嗓子被凉水刺激得直咳嗽,想再爆粗口骂娘,后来终于忍住了。一系列的不适使他的意志开始节节败退,收住了长期开会修炼而成的惯性,极不情愿地做出了妥协与退让。他只得长话短说,废话不说,简短捷说,掐头去尾,滤去水分,挖干的说。本来用三四个小时才开完的会,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开完了。
  散会后,听职工们三三两两地议论,说会议过程中虽然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但领导改变会议作风,开了一次非常成功的会议。


0
     
书签: 编辑:玄微子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凤凰岭的来历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